纯真下载 | 纯真证券 | 贴图助手 | IP代理 | IP小秘书
 26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爱要在一起[原]

爱要在一起[原]

恨,爱,真的可以在一起吗....对不起大家写过一篇连自己都不在相信的故事
3 _- L* P+ m) h
7 K: z4 [1 T  D; g7 p* u0 s* j  @5 O. {9 z$ J* Z& U2 W% }
    初识邵阳,是在阳光世界里。有点戏剧性却很简单。我刚刚进入游戏没几天,朋友就给我一身新衣服,在区里那时候能穿上新衣服的人不多,我站在幻境6层,想去7走走。可该死的游戏非要到了特定的时候门才打开。就在那短短的几分钟,我们相遇了。
5 V; k1 k+ L' a" ^7 Y: A8 _    “别站在里面,那样不刷怪的!”一个穿战神盔甲的男战士说。2 W/ q" E8 M, J" y% V; P
    “呀!我不知道。”恍然间我跑了出来。用裁决拼命向入口打了两下,“我说怎么那么久也不出个东西!真是的!”
& U0 D9 w1 n6 h5 O5 \+ c    “怎么来这了?”
! o7 h5 h7 k, P) l; X) [& F    “我刚玩,不知道去哪儿,我哥让我去里面找他。”我这时偷偷看了一下他的人物栏,普通装备。; ], G. U7 B) o1 {% R
    “刷了,快下!”随着他提醒,我们下到了幻境第7层。- z! P; t; h+ v/ z7 B. |% C
    “哇~~~”我生平第一次那么兴奋,好像经历了一次冒险一样“哇~~~”我使劲地在那喊着。
+ l0 |3 b4 F/ V4 D, Y3 H    “那么高兴啊?”) s, Q; T. Y& \8 s/ V) b4 p, [: |2 g# ]/ E
    “当然了,我头一回下来!”说着我直奔祖玛弓箭手去了,“晕了!怎么那么多血?800啊!”
& G- f! [, U( Z$ c- d5 M% \" ^9 b    “打他暴好东西。”他也跑过来帮我一起打,“你不是说找人么?来了没啊?”
0 K% h8 w% Y' _$ p. u/ z    “没有,他说就在这的。”我这才想起来那个该死的小欣还没来。赶紧M了他。
" Z! M- Q7 [1 L( m& o+ ?: a, J    “我朋友来了,我走了啊!”他说着和一个男法师跑走了。
% ^" ~5 P) |& B5 k9 v! N. M+ B    一时间我竟然感觉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好。一个人也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面往里跑。
4 t( _$ t8 {( ]0 M6 S' Y4 p8 \    “才进来,快帮打!”小欣正被一群怪围着,看见我像看见救星了一样。“再不来我就挂了!”3 i! j& `+ v+ @# j0 [
    听他那么说我心里当然一百分的不高兴,“还说!!我都不认识道,还是别人带进来的呢。你还发牢骚!”
+ j7 I: a3 T% q: f    “嘻嘻,又碰上了,”那个男战士和我们打招呼“去8么?”0 X) Q1 P0 B0 @1 A* K
    “去”小欣说。: j, d1 T+ K  s9 @, Z
    “我害怕!”我看了看药包跟小欣说“这的怪太厉害了!”5 U; A& w  v4 A
    “没事,跟他们走。”看小欣倒是天不怕地步怕啊。
9 b3 v- g, O* ~$ a6 d+ c: l    自己想想也是,怕什么啊,游戏嘛!
, K5 U7 Y/ b( E. q    我们进了迷宫。
% v: w0 w) J- B% T    在迷宫我和小欣走散了,正没主意的时候,那个男战士来了。- I0 p+ s" D, B
    “怎么了?”) s7 X4 {9 i8 C0 A
    “不会跑。”; t6 F* n7 _7 F6 |+ k- i3 e+ i
    “跟我跑,没事。”8 F0 E  y. I- r& Q5 P! N: w
    听他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有了安全感,好像自己从一开始就把小命交给了他,信任加信任。) Z# T% Y( h, ~! |# P0 w; l. t
    “哇~~~”进入8层的同一时刻,看见的是数不过来的怪,“哇~~哇~~~”我只顾兴奋的大叫,全没注意到这是个多么危险的地方。5 q+ I1 _) q9 y5 U( n6 ~
    我打4了一下旁边的怪,1000血!都是1000血!!!我惊了,“怎么都是1000血的啊!”慌忙中我急忙四处乱跑,为了躲开那些追打我的怪,却引活了更多怪物。正记帐的时候,门铃响了,我跑出去开了门就赶紧跑回来,结果,电脑屏幕变灰了。
' r/ o; e8 q  v3 u) I+ I    我站在安全区。一脸茫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9 L9 I$ ]* `- m$ \( n/ d* A- z    “我们把那人杀了,你怎么不动了啊?”男战士M我说。
* M. Q5 `9 I" a3 O    “我不知道,设保护怎么还死了啊。”
. n! O1 W" y! s' H& Y  I5 W, x1 w/ W    “笨啊。你真不会玩啊!有个法师打你,让我和我朋友给杀了,替你报仇了。”
, l1 H$ ?7 B, r8 k- X    “结婚么?”过了一会,男战士说。: v& j/ e/ x- {$ p$ o
    “他问我结婚么。”我问小欣。( v9 G- {+ S' Y& f% f1 ]2 H
    “结吧!”小欣好像都没通过大脑考虑。不到1秒就回答了我。$ K) A0 U" _: O- A' j
    “什么?”我似乎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便问男战士。' K4 \0 O- W# O" a2 R1 ~
    “我们结婚吧!”
* D- Y- H$ T, z' x" L    “哦~”: U+ p$ S+ S1 S" I* x. K9 {  P# `
    “你等会,我这就回去找你。”
9 R% h6 j$ y. o: M9 O    “哦~”% U, Y( o. U1 r# V8 l
    我似乎明白了,他是要我和他结婚。
& e- H0 W$ y* g6 d8 Q5 H  C    我们到了月老那里,正正经经的结了婚。
( e; x  {8 T" z/ T    “你有QQ吗?”他问。% o) r: N# }* o, ?9 F
    “有。”
- w! b2 D' J2 ^9 b    “我加你。”
7 z. H; X8 X* Z+ A3 t) j0 G7 Y; d, P9 Z! _

% I' `& O+ x$ {" h    那以后,我们每天在一起玩游戏,时不时的在QQ上聊几句,很开心。他告诉我他叫邵阳,我说,我叫一琳。
1 J, [1 N& S, e$ e  Q& T2 N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特别想知道他的样子,有时候会傻傻的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了他。于是一天我们在QQ上面视频了,真是个帅气又傻得可爱的男孩。0 K9 I4 k3 Y. Z: d' @+ K$ a# K
    偷偷的喜欢上了他。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会经常的视频。不知道什么时候,视频的时间竟比游戏还多了起来。他的朋友也会老拿我们开心,问是不是网恋了。我笑而不答。私底下偷偷的傻乐。/ d$ z5 L# v" h4 J( ^
    “妹子,你喜欢他不啊?”他朋友会经常问我。
! t# I; Y1 @6 Q3 [1 r! O    “他很好。”我不知道这样的回答算不算好,可自己也觉得很不合格。
9 _5 U4 r) \5 K    “那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他可老在我们面前说你这好那好的啊!”
9 [2 d; m6 h' {2 q: n    “真的吗?”我突然欣喜若狂,好像自己在他心里已经得到了肯定似的。) M! B/ \3 l  H
    “真的,你喜欢他不!”
) Y2 Z% S  {( q2 Q; [( M* y    “喜欢。”我第一次说了我喜欢他。我也以为他会和我一样大胆的说他喜欢我。可是我错了。
% p$ ~+ J" P( B    “虎子和你说什么了?”他问我。* l4 x+ u2 @7 U$ z1 E
    “没什么啊。”我高兴极了,脸上感觉很热。以为他会在这个时候对我说那句话。5 O5 y3 X# O% R
    “啊,那你说什么了啊?”
, M$ n# h2 k- E" ]; m    “我也没说什么啊”
  |. Q) f8 c/ X5 F    沉默。
. K( C& Z8 r  m  w: N    “你就不想和我说点什么吗?”我按耐不住了。“啊?”" o# d) q1 E5 r# R7 ^
    “说啥啊?”
$ ^1 J2 m/ O5 X) A; ~6 f6 g    “我以为你会有话说!”说完,我回程了。: @9 k) x; f2 b5 a
    “你上哪了?”2 m6 Z, D( m! `) w3 U
    我没有回答他。% d7 G! x( g* N6 t- U6 O  |
    “你到底上哪了?”
4 M% \; X) N% A    我同样没有回话。+ R# O* E4 ]9 R! U
    他不停的找我,我不停的躲,他不知道,只要他说一句话,我就会乖乖的回去的,可是他还是不肯说。- H2 V1 h& P# }& i3 c! Q
    “以后我不玩了。”我回了句话。此时此刻,我站在月老面前,伤心的按下了离婚的请求。
1 J$ X& ]( I) _. O% j    “我宣布绝恋の浪子先生与香奈儿小姐正式脱离夫妻关系。”一排红色的系统提示把我压得喘不上气来,我们完了。
1 G2 x4 T% f* }7 z3 Z4 T    “你真行!”他同一时间发来这样的话。
: L" u; X( U0 s* k# p; p    至此,我下线了。% B/ \" v* E1 l3 u" G4 w
    当天晚上,我上了QQ。
; I( f$ F' o* Q% ~    “虎说不玩了,我也不玩了。我们在玩新开的私服。”* _) U( W2 g( [2 ]8 C" n
    这是他留在QQ上的。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第一反应是马上在那建了个帐号,登陆,建角色,起名字,上线。
# [: y6 h  I. V8 w$ D2 a$ i    很快我40了,在封魔谷,我一眼认出了他。道士,叫潇洒の失恋。
8 W3 O% I# B7 W7 Y) h' B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在QQ上说。: ]* z7 ?  R1 y; G
    “不知道。”
. b( ^9 s2 M! P" [    “希望我也玩?是么?”
% i* d! Y3 ?0 w! `, d    他没有回答我。于是我明白了。他和我一样不忍。7 j+ a, h0 R% r  K( M. C
    “为什么你就不能说了那句话呢?为什么呢?”我追问。; |. e6 m% U! `8 D1 }9 k
    “好吧,我喜欢你!”
* m" Q/ J3 b/ f- ^7 N7 ~    一时间我竟也无语了。7 @, ]# b+ Q, y" T
    “上来吧,我带你升级。”: ?( L( ]6 r9 h- B; k) d
    “我就在上面。”
8 `6 H- z, T6 k! p( X" a4 L/ w    “我知道你是谁了。”8 I, H7 O  ^& v- l+ S
    “我在封魔等你。”心想他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m. U: U- P6 E4 r- V& s, V( t
    不到5分钟的时间,我们又结婚了。4 l6 ?0 V3 |, w
    “现在想什么呢?”我问。
4 {( P- i# x+ i0 t    “想你。”
. R! s. q( ]% O# O7 m/ u% x. A5 I    “想我什么?如果我不来找你,你怎么办?”
1 H# c5 {" J; W3 G( D+ h$ R    “如果你不玩这个,我也不知道,给你发那个信息,也是想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 v. K/ g& m  i& _: k" l1 E9 _    “傻!”此刻我有点明白了,他心里有我。* o, S; h$ U% q+ _& G  Y: I9 b
    第二天。
4 g" M5 `0 F8 K9 s    “上阳光,我们去结婚。”他给我发了视频。
5 I+ x) `  V& p# L    “怎么呢?不是不玩了么?”我接了,看见他心里多了些紧张。
8 ]: C4 \& b6 c1 ]    “虎又玩了。让我陪他。”( e  W6 l) }0 S  D" p
    “哦。你玩我就玩。”看他笑了,我心里莫名的高兴,不为他,是为我自己。“老婆,以后别离了啊!”在月老那,我们又是夫妻了。; i; ?- j0 |$ c2 N' I. u5 d8 N9 `
    “嗯。”我羞答答的好像真的是个新娘子。“不离了。”* i+ ?. M7 x5 o& D0 s- M+ N3 V
$ X; g+ ~/ }! G! p7 {
9 s3 s/ G% S" E% r. |, N6 \7 j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变得什么都说。开心的,不开心的。游戏的时间少了。即使是在游戏,说得话也好像是生活中的话题。什么今天他又逃课了啊,吃了饭没有啊,乒乓球比赛他得了第几什么的。可快乐的日子好象总是那么的短暂,我们的关系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场病改变了。
9 G- R1 H" R' |' S6 Y! t    这几天经常会晕厥,开始没有在意。可是,不幸很快发生了。
7 C+ M9 f0 C  E: t! x    “爸爸,我怎么了?”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屋子里,那种干净让我眼前昏昏的,就快喘不上气。“我病了,是么?”$ e, V; k; `7 }4 v
    “有点贫血,没事啊,得好好休息几天。”. u$ I7 o7 n/ m0 f8 }
    “那咱们快回家啊,我有点饿。”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我想起和浪子在下午不见不散的约定,一跃而起,却被爸爸一下按在床上。
/ d1 u5 D7 w  `2 Z    “不行,这两天不许上网了。哪也别去。”) H$ }% V2 ~- C0 N
    “不是贫血吗?大惊小怪作什么!我还有事呢!”我几乎是用喊的,第一次用那种不孝顺的语气顶撞了爸爸。我以为爸爸会教训我,可是没有,反而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表情。我好象得到了他的意会,似乎明白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不只只是贫血!/ d! ^8 w- `. E9 E, e) ^
    “怎么了?我只想回家看看,就算要住院,也应该回去拿点用的东西。”我小心的看着爸爸的表情变化,试图在找什么答案。) E6 X1 E5 O+ u( w  H' X
    “等会验完血的吧。”爸爸语气温和了,“我去给你妈打电话,你趴一会吧。”$ v, N# J4 G9 h
    “恩啊,”我应了一声,听见爸爸关门的声音,坐了起来。
- N' r' ?0 ?* I/ V* T1 e) z) X1 m    从小我没少住医院,体弱的我几乎每年都要来几次,可是这次爸爸不许我回家,我突然感觉到了不祥,我细细回忆着,这些天自己的身体变化,我瘦了。不知到是不是减肥药的作用,而这几天的头晕,也可能只是药理反应的副作用啊。那里不对呢?  @( n$ {9 U" Q+ V: I9 s0 @
    “想什么呢?不是饿了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端了一碗云饨站在我面前。
; Q: o  u0 }: D: S# ~4 i, _% W    “啊!我不想吃这个。”) H& k8 k1 \5 N
    “这没别的可吃的了,都是冷面什么的。”爸爸把碗放在床边的小桌台上,“以后让你妈给你做饭送来,不能再吃外面的了。”
  \! Q5 ?$ v4 Y5 t* I' |0 l5 L" u    “什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要留院?我突然间好象世界末日一样。“我感觉自己没什么!你也说了只是有点贫血,真的不让我回家了?!!”
5 p- R# B% b* ]/ \$ A( ^    “住些日子吧,检查完了就回家,听话。”爸爸动用了和我商量的口气,他是知道我的弱点的,我吃软不吃硬。
7 C0 N6 ^; V$ \    “那好吧,我想要个笔记本。”6 @4 l: B/ }/ i7 W# O6 |, L7 g* S4 X
    “不行。”爸爸想都没想就否定了我这个病人的请求。, l* f8 R" R2 S6 O3 E/ E! Y
    “怎么嘛。你答应给我买的。”# g/ X1 H, v- ]3 y. j2 v
    “出院了你爱怎么玩怎么玩,现在不行。”  U) f4 Q! U  b' F% E
    “那我多没意思!我还要玩传奇呢。”
; k% _8 _% x/ W    “不行,不能再任性了,知道吗?”看爸爸坚决的样子,我知道没有希望了。
  \) n: p) n8 Z, H    “咚咚—”敲门声未落,一个护士推着车子走了进来,好象那敲门声不是在问我们是否应允,而只是通知我们房间里的人她来了。
! v8 M; n. l5 P' R1 M1 q  S( k2 C    “干什么?”对这种不礼貌的侵入我还是不习惯。0 F1 L! n6 d8 p; L; p& g# h7 A7 `# D, o6 B! F
    “抽血,化验。”那护士带着口罩,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扔了两个名词过来。6 B% B1 }+ B4 S6 _
    “验吧。”爸爸似乎毫不在意那护士无礼的态度。
8 e, ]4 X" @  h& D) I    “右手臂。”她像得到了我的生杀大权,看都不看我,一边打开放消毒棉的瓶盖,一边说,“别紧张。”
7 Z) j, a  W1 B& d    我用反抗性的动作把左手搭在她推来的小车上。) z  m! ~. ~' U; {" U; G) v
    “右面的。”爸爸过来就把我的右手抓住放在推车上。“别任性!”6 w5 L* y0 B) w' D1 [) \
    “轻点。”看这自己可怜的右手,像是放在案子上的肘子肉,免不了要挨那么一下,“轻一点,我晕血,怕疼。”$ z+ L: l" G) G- R' l2 A
    “呵呵,别紧张。”她笑了,面对我一连串的挑衅她反而笑了。
5 H% m$ x. D8 j& W9 D/ {    “咿呀。”我小声的呻吟,看着那和五指手指一样粗的针管里慢慢的被我的血液充溢着。, N+ g7 V( U  {
    “疼。”我喊了一声。8 s% z6 J$ P8 Z0 {
    “一次抽这么多血,血管难免会有点肿胀,按住,一会就好了。”护士笑了。
: Z% G# O4 I4 w: C    “谢谢你了。”爸爸老是那么彬彬有礼。% Q2 A" F6 f! y) L5 S% V
    “爸——”我失去了意识。
; {" S% r2 c  S5 o. S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听见妈妈在小声的哽咽。
, U+ G" V: A2 S* \  [. J% j; h/ j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么?”接着就是爸爸的声音。5 B1 G- r$ c$ @& ?/ A* P8 }
    “恩——?”我看了看妈妈,“妈,你哭了?”% y9 O0 R# X- W9 y* t7 U0 i
    “没,醒了就好。”妈妈假意的用手擦了擦脸。
8 i( v& m; b3 n    “我去开车。”说着爸爸转身出去了。
6 @+ V# P# O6 u& [    “瘦了,”妈妈嘴里老是能说出一些老的生锈的台词,“跟妈回家,啊。”3 [4 `) }1 i& l# d& J
    “真假?带我回家?”我高兴急了,不知道浪子等的着急没有,看看外面好象正是下午,“早说是贫血,没事嘛,就你们那么紧张。”8 L& S# y  W  D
    “哎——”
. u% e5 I3 D5 w. N  r    叹息,妈妈的那声叹息轻的我几乎听不出是叹息还是呼气。/ ?1 F9 g; k; o; A2 Q" w) I
    “怎么一点劲都使不出来呢。”我吃力的撑起身子,看着妈妈收拾东西,心想一会就可以见到浪子了。$ X: [  W4 ^# `3 X' r# ^
    但我站起身的同时,突然感觉到绝望。2 g: b2 h1 ?0 T  G
    “妈——”我一点力气都没有。连站着都显得那么难,“妈——,我怎么了!”
' n1 ]2 n% x$ a( u    “啊?”妈妈叫了一声,急忙跑过来扶住我,“大夫!大夫——!”
# p0 a3 y* s0 l. ]$ _    门口拥进来几个人,把我半抬半抱扶到了床上。$ I  w! M! e2 t# F. [
    “我怎么站不起来?!!”我发疯的吼着。7 n" x0 _5 A# C4 F  Q( n! w
    “我去叫你爸。”妈妈哭着跑出去了,留我一个,拥进来的人也只留了两个。她们一个收拾地上打破的水壶,一个看着门口。
3 G& J. l9 l) u, i: [0 R    “我到底怎么了?!!!啊?”0 F( E$ o. R% l* _
    “我不是护理这个房的。不太清楚。”看门口的护士转身对我说。1 {, Q1 e/ f8 S- o* u9 g( n
    “你需要转院,我们这儿医疗水平有限,建议你去治疗血液病的专科医院看看。”另一个护士好象知道些什么,“你不要太激动,身体虚弱需要休息,没事的。”
' V, K9 H3 a) G6 T7 ~    我真不想深究她说话的前后矛盾性。没事还需要转院?没事是要出院的!
0 b, E# ^! x8 N# N# ?  O4 b9 j    “别哭了,别让孩子看见。”门外面爸爸小声的叮嘱妈妈,我没看见妈妈哭,可我光听就知道了。
! g5 I  f3 f* z& A    “谢谢你们了”爸爸近来后对两个护士说。1 ~1 `. S7 P; a* ~/ t  k) e
    “没什么。”两个护士说完出去了。
# n2 D4 P$ _" M9 x2 Q$ @; z  d! h    “琳琳,我抱你下去。”" ]2 g; f$ i5 ^7 Q6 l
    “为什么是这样?”& e1 a9 E8 H# x8 G2 Y! l
    “抽了血身体虚弱,没什么大事。”$ V( `+ T8 u! \9 x) D% q
    “那小事是什么?人家说我要转院!?你骗我!”我因为事情太突然显得有些激动。“你说带我回家!”
) f7 C$ V1 _6 h& O* I    “回家,咱回家。”
. X" h( d  \9 \# [  l' I3 c& a4 M    “呜——”妈妈的声音,但她没有进门。/ l1 g# g2 H: t# P
    “英华——,近来拿东西。”
, g( k  I9 o8 M* g# t    “哎。”妈妈听见爸爸叫她,回了一声。
1 z) b& J( n  X# J+ r1 a3 B8 }    爸爸把我抱了起来,是那种电视里男主角抱死去的女主角的那种抱法,一手托着我的腿,一手拦着我的肩。我也顺势将头埋在爸爸的怀里,用左手使劲的拽住他的衬衫衣领,很怕从空中落下去,那种腾空的感觉太恐怖。! n3 [. ]7 W4 Z+ N$ w  V( T0 V
    爸爸把我放到后坐上,妈妈做在旁边抱着我,想抱个不会动的大娃娃,我畏缩在妈妈怀里,像个需要保护的小动物,想想此时的我,真的需要保护。
+ E. Z9 m$ B0 C) @" t    “琳琳,想吃什么?”爸爸把车停了下来,“一会我和你妈出去,你在家要好好休息,知道么?”
* b8 f4 A# Q  j9 x- k. h1 V' f    “我想吃糖醋排骨和炒豆腐。”
: @" }9 B: T( B0 F* `: d    “行,晚上就吃,啊~”妈妈的口吻像在哄一个调皮的孩子,我喜欢极了。
8 ]* \7 C( N% p    爸爸同样的方式把我轻轻的抱到了楼上,进屋,妈妈掀开被,爸爸把我放在床上,我就这样像被收藏起来的古董。
6 ^# `' B3 T- L* U, e    “带钱了么?”
* q3 h4 L" J+ R% i    “带了,快走吧!”
  P9 J2 ]0 p0 ]2 b( k    “我怕她上网。”
5 o& D, D% [7 C3 Z    “你看她能起来么!”3 K- v5 k7 W1 h. f5 N. V
    “嘭——”终于听见了那防盗门特有的响声,好象一个带刀护卫在对他的主人敬礼。
3 {5 J1 }! U& Y7 {- I/ Z
% d: T5 m8 u7 j3 r2 x( {& F6 V
# h& \3 T( ?4 y1 p% s    我思索着到底发生了什么,看见墙上的挂钟。8月26号下午14点27分。我惊诧了。记得我抽血那天是23号,那么我在医院度过的不只只是几个小时,我想浪子应该不在线了。他会失望吧,可我连一个解释都给不了他。1 M5 H0 G( i& W
    我闭上眼睛,希望自己永远的睡下去,可脑海里怎么也挥不去他的样子.没有了他的生命,好象死海上漂着的人,没有一点生机.& k- m: A6 h5 S) M8 q, h: h
    再看见东西的时候,自己仍然躺在白色的屋子里,显然又是医院。我开始怀疑自己在做一个可怕的梦,不论怎样醒来,面对的永远是一张白色的床,我向来喜欢红色,两者间的反差让我感到不安。
  b- G$ z# H6 M5 @- d2 ~: a9 n    “一琳,”妈妈一脸疲惫的样子让我心酸,“妈给你做的汤。”  Y; ~* B: d+ P( l
    “妈,我什么病?”我坚持着半坐着,推开妈妈手里那碗看不见一点颜色的东西。# ]( C6 i  J4 T- M
    “白细胞减少症。但不是白血病,会好的。”妈妈语气连她自己都感觉不真实。
9 @, |7 b  m: T) J" R, y  @1 T2 x; E    “真的?”
' K) f& U7 k! \. T  u- y+ `    “真的,听大夫话,会好的。”; q$ k" H7 q. ^$ r" N7 d( x# _
    “大夫在哪?”$ c* O) T2 ?; q3 m8 P3 E5 o0 R
    “刚给你做了骨髓象和粒细胞检查,你得休息,妈就在这陪你。”
# h5 Z% {+ e) @" s8 i6 [6 z; c    “不是白血病,对么?”我听话的躺下了,可还是希望多知道点什么。7 {0 G9 V% Q2 Q! T
    “不是那个。”闭上眼睛的那个瞬间,我看见妈妈的嘴角挂着一丝不明显的表情,她在笑。) l8 P, l: J9 F( M  d  V! g6 G3 L( ^: s
    好象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多了,护士来换点滴的时候我会给她们唱几句《城里的月光》,也偶尔说一个从爸爸那听来的笑话,慢慢的我可以下地走走了,但大夫不许我到人多的地方,不许我乱碰走廊的扶手,不许我吃羊肉串和麦当劳......但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他没有说我不可以看电视,不可以上网。我开始盼望着回家的日子,因为听朋友说,他一直在等我,显然他认为我又出门旅游了。可是我迟疑了,我该再见他吗?如果我继续自私的和他交往,我会感到痛苦,可是我真的舍不得放下这段刚刚点燃的爱情,或许我今生已经没有权力去享受爱情,因为我的病是遗传性的,谁会愿意娶一个不能生小孩的女人?于是我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不赞同的决定,再也不要和他联系。
6 m8 S, _3 p. @' ^9 y    “一琳!”是英子,一个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我知道你病了,就马上回来了!”7 q8 E# w$ t# L5 f
    “真想你”我一边抱住她那有点胖的身体,一边说,“青海好玩么?”' i3 p5 z7 q# z7 ^& x1 `
    “那什么都好,你知道我不挑地方,只是寂寞了些。到是你,怎么会突然病倒了?害得我担心。”5 [* h' D$ U3 I% ?2 i9 u
    “我以为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呢,可是你看,现在我很健康啊!”
) _$ L7 i9 G  _; u5 d) ^    “你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还健康?!等你出院了我们去吃KFC啊!你要争气啊!”英子老是让我觉得温暖,什么事她都依着我,可总是改不了她的口味,我爱吃麦当劳,她却喜欢肯德基,就像她人,永远喜欢跑到外面去,不管家里人的担心和思念。
6 u7 N0 [3 \  @/ Y    “英子,我求你一件事,你得帮我。”我收起笑容,很认真的说。
- n4 Y  d$ P7 [5 g; X1 r, E    “什么?除了让我帮你逃院以外,我通通答应你。”
- C4 W/ ~& E0 h! b! v) ]    “我......有笔吗?......这个,我的QQ号。”我把纸片递给她,给她讲了我和邵阳的相识。
9 b+ j4 l1 e0 B  N. I    “你知道我的病,我给不了他什么,我想我该从他的世界里消失,彻底的。”我哭了,却无声。
. B1 M' g1 g; ^; x' J7 C    “我明白,你要我告诉他你不在了,可你该想想他的感受啊?”
- V! _0 }2 B8 w3 K    “我想过,我现在这个鬼样子,已经不是他认识的一琳了。我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不配恋爱!不配结婚!”
4 m/ I! I$ ?. J9 P( X    “我可以帮你,但是要在你确定不会后悔以后。”
$ c3 p4 k# ~& X    “英子,以后那个QQ,我不会在上了。他问你,你就说我不在了。求你。”1 [% Q: e1 D; P/ m& Z8 T  e
    “会好的,什么都会好的。”英子把我抱住,更紧。9 p" ^0 a7 u4 `, |# M( A
: V* c/ [  X" [( O$ r) j
- m. o9 _/ x; _! l8 J
    过的真快,10月3日,带着一大堆药和书,我出院了。回到家我没有再碰电脑,即使爸爸允许我每天玩两三个小时。英子会来陪我,每天都来,她会告诉我邵阳和她说的话,她说她真的忍不住想告诉他真话,她说不忍心看我们两个都这么痛苦。
. X" E8 h  T* p# [2 B    “你真的放的下?”英子脸上的笑让我感觉自己被出卖了一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4 f) p$ n7 N6 k) Q; n1 x3 S
    “要不怎么?我不会改变。”
' c- h9 q' d( A    “可他很执着呢,他的QQ头像是你的照片。”( t5 B! s1 E! s$ t6 Y
    “真的?他好么?”英子的话让我感到莫名的欣慰。9 s: L5 Z( K8 a  g9 T* M) I
    “好~~如果某个人出现的话。”
6 m/ _" T1 `. W% U    “英子!”我咬着嘴唇说,“那不可能!”6 O; ]5 J% `9 u, A0 e
    “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只要你想!”" ^2 ^" w! Q. ?' }# w* b0 z
    “我不会。”  u. v$ e1 G0 }6 _$ V- |
    那天,我像小偷一样打开自己的QQ。看到他留在上面,不觉得眼泪掉了下来。! E" |, B; k* K5 Q& U7 `4 j8 L
    “老婆我来了.”
% f$ N; D8 e' y. I6 [6 K    “在吗?”0 `9 m+ E. L% ?# {, s4 r, B
    “老婆没你在我上网一点意思都没有.”
9 r6 I! Z2 T( w0 ?    “我爱你别忘了80岁的约定.”* [- P& Z9 |9 b8 P4 S
    “原来没你的生活那么无聊啊.”
7 z+ k. {  C. t) c# D( N& v& Z    “现在每天我都睡不着成天上课也精神不集中.”; @1 o( k: M% j& U) \8 R3 a
    “你谁啊?”他还是发现我了,“我的QQ没更新看不到人名.”
1 V" j3 v' T3 R* a1 A. \- Y$ [    “我不想多说什么,一琳你气死我了!你知道吗?你谁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我,你知道当我听人说你没了,我回寝室报着枕头哭,你知道吗?你想过我有多难受吗?知道我为什么办了个QQ会员吗?我就是想把我的头像换成你照片,结果呢?你气死我了,知道吗!但是知道你还在我很高兴,我说了,你和别人在我心里的地位不一样,知道吗?”
' E( c# g3 l6 I5 A# ^! l    “我只有两个选折,让你现在幸福,以后痛苦。或让你暂时痛苦,以后幸福。若你是我,你那么爱我,会选折什么?一只老鼠爱上了猫,他走到猫面前,说:猫,我爱你。我们在一起生活吧。猫看了看老鼠,大吼到:你给我滚开!老鼠伤心的走了,他转过身时流下了一滴眼泪......老鼠走后,猫转过身,也悄悄的流下了一滴眼泪......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很深的爱!”我知道总有这么一天,不过没想到这么快。
$ Z0 d( a; @% S  }# ]9 p  n    “或许恨比爱,能长久的多。”我说。; {, N) }9 o4 A0 ^4 `4 Q/ z
    “当初逃避的人是我,现在是你了,原来每个人在开导别人的时候是一个样子自己做是另一个样子。”/ x) F& L* F* G( l0 n3 u- y" m
    “你又不是我,不可能了解我在想些什么。恨我也好,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了。”
' Z7 a- m' y7 S3 c7 S    “那就算了吧。”
- P1 j2 }1 q- P8 L; m8 x    “LifetimethisIshoulderyou.Thenextlifetime,Iwillfindyoutolovecarefully.Mylover,sorry......”
$ ^' d+ e+ c  {5 E7 S    “你到底怎么想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现在在家吗?”
8 ]% |6 L  [, V3 U. U& z% ^    “我要你恨我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和可怜.不需要!”3 n2 M4 ]5 X& F* d
    “别逼我”我能感觉到他的愤恨,“我快疯了知道吗?你到底怎么了?要么你装的像点叫我一点看不出来!要么别说假话骗我!”9 ]8 k( A7 ~6 s2 C
    “你当我死了!”! m( I. k; A. u
    “明白了!”过了好一会,他说,“现在不光你一个人难受。”
' [7 E( W: ~' T3 V; m: J    “还在吗?”他问
  |" y. F7 |( d/ H- k' O) o    “有一天,你会想不起我什么样子的。”
! c( O8 U& C$ `    “估计是我死了的时候就想不起来了。”
6 c1 `' H/ @- |; s0 Y7 _7 m$ {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3 u+ Y6 _3 I2 S  u. S
    “明白什么?你喜欢别人了?”: v* h* B/ k6 V
    “我不可能陪你一辈子。”+ z) ]" M$ l3 D; j
    “你怎么了啊?当初的那个小猪哪去了?”
" E2 L0 w. C" r4 E+ K4 B    “她已经死了。都死了。”; @! s# k* d0 Q& S, P1 N8 n4 D
    他给我发了视频请求,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想他看见我现在这种样子。% D, {2 h0 v* ^$ [! {& J( |
    “最后一个要求也不行?”
: V! H. L3 K7 N' E    “看了又能怎样!”我坚决的说。7 r& k) Y& [7 _1 f$ A
    “就是叫我能安心!”他说,“我要知道你能坐在电脑面前!”) N& \; h( t1 ?/ Q
    “我很好”4 ^4 e; F/ Z/ I8 a1 S: m
    “现在在你眼里是不是没死就是很好”. c  n4 |7 c) S/ y( L
    “我希望在你心里的那个人永远是美丽的”- ?+ ~! g' T0 L7 U# V8 w
    “你真他妈没智商,你60岁了还能和20岁的时候一样吗?我问你!”
% m( a- z2 w. g    “说话!”他急了,“你到底怎么了啊?你脑袋里装什么了?”1 A! ]+ T' M/ v$ X2 i. R1 g
    “你在逼我,知道吗?”
7 U2 {7 z0 z5 h8 W    “你什么都不和我说你叫我知道什么啊?人现在还没醒?世界上比你不幸的事情多了,原来住在我家楼上的姐姐15号结婚,2号出去买嫁妆结果出车祸了。”% n  g3 @7 J' ]2 O, j. K
    “LifetimethisIshoulderyou.Thenextlifetime,Iwillfindyoutolovecarefully.Mylover,sorry......”我又发了这句话。
: a/ D3 m; B7 K: h    “说真的,你能翻译下吗?我真看不懂。”. I9 B& N1 [/ U' Z
    “好。我告诉你是什么意思。这辈子我负了你。下辈子我会找到你好好去爱,我的爱人,对不起。”/ r( S" \" i- a5 l: O# \4 t% n9 A
    “要是下辈子没我呢?那你不就完了啊?你的智商完全没了?以前那个积极,乐观的一琳叫你给弄哪了?”( f/ L) d" v& i1 x; q: Q# m
    “失去了的,再也找不到了。”“我想问你个问题要求很简单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要说谎。你现在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现在到底怎么样?这个对我很重要,也许对你也很重要。”
: l; t1 }" s. c% g* F8 U: ~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 p9 y4 D( I; n
    “我全家都关心不仅是我。10.1放假我姨家的哥把女朋友领回去了,他比我大1岁,明年就是我了,我奶比我姥还着急,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要看到原来的一琳。”0 J+ I( k1 S. b
    “白细胞减少,我永远不可能在陪你走下去。生命中剩下的路,只有你一个人了。”
# X+ G5 Z* p. F/ k1 H* C) B5 }    “那你还上网,真的想死了吗?”# J/ x( [2 k0 {# c! B% E
    “白血球减少,是不是相当败血症?你现在想什么了?还有什么把身体调整好更重要的啊?都是借口,都是你懦弱的借口。”
" f' H) e5 I/ ?    “你是为了谁活着,这个你想过吗?死很容易。”
- I* m3 r! Q4 C% V$ I: i$ q    “我,一点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
! S  C1 L' V) Q: y    “那你前20年是怎么过来的,我就纳了闷了,现在觉得没动力了,以前想什么了。”
4 g! ]: k. X2 @) ]% I    “你们都只会说那些没用的废话!根本不知道也没有想过我的人生改变了多少,除了讽刺我,你们还能干什么!”' V. k6 @) _9 x, C
    “那你现在除了想自己没动力,你还想过别的没啊?你想过好好活着没啊?你光想别人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你,你想过没他们是真的关心你。”3 }& |! A0 Z( V5 t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恨不得自己马上死!越快死就越好!我可以没有尊严的去死,也决不想像现在这样活在痛苦里!”5 d( m2 A( n8 w/ J9 p+ j" x
    “你死了,你什么牵挂都没了,想过别人吗?想过真正关心你的人吗?他们,你想过他们吗?我要是也得了病也能和你一样想,你现在说什么都行,我都不怪你。”
' F9 C, H' H# q5 U/ {. e    “我现在是他们的累赘,他们也不再因为我而快乐,我在这世界上已经失去意义了。不是吗?”+ ]8 |# p" v+ T" Y- k- ~; E6 P. K
    “我问你,你家有几个孩子!!”  l: Z4 P+ X+ l2 P
    “世界不会因为某个人改变!”
$ s1 m/ A) z* |    “但是你的世界会因为你而改变,你刚才说的不对啊,有时间我给你解释解释,举几个例子给你看看,叫你知道世界是可以因为几个人改变的。家里少了1个人就不完整了,他们和我只能活在你没了的阴影里。我们会比现在更痛苦。”: y/ G" ^% T5 y9 n0 X$ o. U
    “你不要再和我浪费时间了,以后我不会再和你说话了,你去重新开始吧。”
7 R' }3 d6 n2 L8 \( Y# t    “你叫我上哪重新开始?你把你家地址给我吧,我活了20多年最大的失误是没你家电话和地址。”7 D! B/ u: O# |5 O
    “邵阳!忘了我。求你!我真的什么都为你做不了了,我给不了你幸福,但我希望你找到真正的幸福。”
% Q6 G) u0 X! G+ `6 E7 z) l    “求人不如求自己,没办法了。你要是不叫我知道你还在,也许行。但是现在不行了,没了你,什么都没意思了,少上点网,吃完饭再睡觉。”
! j, l9 H0 k7 g/ ^$ {3 b, B    “在吗听说沈阳那很冷了,10.1我寝室沈阳的一个小子回去了说那都穿球衣了。你多穿点哈。”/ O+ x2 O# [' x6 l
    “对不起。”+ M" n/ ?/ q1 s' T: Z
    “傻子,你忘了和我说过我们不许说的3句话了吗?”
* {4 F$ u$ f8 d! M$ `    “很多事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了,空白,我想了很久,眼前才看见你的样子。我害怕。”“傻瓜。”
: z" L( l8 R0 n4 B2 O  i0 P6 ]    “啊?对方拒绝了您的请求!”他发了视频,我仍然没有接。. W/ ~* Y: I  O
    “不要在我最不希望你看见的时候看我,行么?”
/ q. |0 p+ H- X* Y! t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如果现在我接受不了,我觉得是不是我有点垃圾了?我只能接受漂亮的你,我觉得我很龌龊。”  }; j2 q2 C5 d0 H+ I
    “对不起。”
" j- C! _( l2 X8 n7 S    “我和老天爷打个赌。”3 Y1 C1 f$ k! N: O
    “赌什么?”. }( `$ c0 J& _' Y' a
    “你。”
$ b  Q" W& L) H    “我?”7 U/ A7 }  \3 g) Q3 l% i
    “恩!”
% J" D- r# W5 s, b- @: v    “为什么赌我?”2 `) U  s/ k$ F1 i
    “我现在抽烟了,和你说了没?”( b; H4 W: V2 G# e( F! W
    “你学坏了。”
; X4 ^, ^( p1 n2 |7 F0 U    “是啊,我第一次抽烟创造了个奇迹呢,半小时14根。”( m" D4 L2 S' X/ k' H
    “抽进去的是毒,吐出去的是烦恼,烦恼没了,可毒留下了。”
0 z' `( y$ c, N- d    “抽完什么都不知道就想睡觉。”  Z/ N& m! m3 j, @  h
    “很自豪?”知道他吸烟我感到心痛,我知道是因为我,“你变了。以前不会这样。”
. ~2 V/ O& R7 z5 @8 h    “没和你说完呢,我也不是成天抽烟,再说我现在不抽烟也不想那东西,我变的比以前毛躁多了,我还不是个正宗的烟民呢,你可的管着我啊,要不我就真的抽烟了。”3 Q3 `% F6 w' n" H6 [9 r
    “我的心没变啊!”% `& k9 N( N$ k8 U$ A3 G9 d8 g  T
    “或许我不该怪谁,因为我也变了,又怎么有理由要求你什么?”5 M( g+ ]1 g  Y1 [5 K4 X3 D& B8 D7 z
    “没人比你更有理由。”; _0 U, z# U- w0 P! x. n
    “我抽烟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你不在了,我什么都没了,简直是世界末日,要不是小英子告诉我你还在,我可能真的有一天横尸街头了。”
0 r: h4 x( S/ T  `- e    “我爱你,可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了。”我终于说了那句话,在心里埋了很久的话。“我们都因为有的事情变了。”; P9 {+ f& U; S9 \; Q; l9 N
    “我害怕,我很想见你,可我不知道那对我意味着什么。离别!相聚!或是永别!”4 |! O1 R* P! d4 Y. b, h' v
    “你在我心里,永远不会变,真的。”他说着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是一只猫依偎在另一只猫身上,两个都笑的很甜。我没有回话,因为我感觉很乱,不知道再睁开眼睛时,要怎么开始新的一天。
$ F9 |" r& P, P3 ]1 t  x
, _8 O& d9 g9 \2 m+ R9 C
4 @6 c+ I( \7 }- K    似乎没有什么事是完美的,我又一次住进医院,我知道自己再也坚强不起来了,我再也不是那么乐观的女孩,我开始悲愤这个将要遗弃我的世界。
- u; h3 G$ ]3 u' u- k- o# n    奇迹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拥有,可是这一次,上天给了我特殊的眷恋,经过近半年的治疗,我终于治愈了。这让我相信上天是公平的,他曾给我无比的骄傲,也曾让我在水深火热中煎熬,可是,失去了一切之后,他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收拾东西回到家里的时候,却再也没有碰过电脑,因为我不知道,在QQ上,是否还有阳的留言。从那以后我没有再找过他,可是心里却默默的希望,阳,忘了我,不要在爱情的路上被我拌倒,我是真的希望你幸福,即使那幸福不是我给的。
7 ]1 c  e4 v9 B2 g$ U    情人节的前一天,我还是给他留了些不知所谓的话,但是他在放寒假,所以我知道他根本不会回。
2 N+ C. f* V: j' ^- x$ `5 V& H* J    那些天我经常梦见他,梦到我在街上拼命的喊他的名字,可是黑漆漆的街上只流下我的影子。梦醒后我不会再哭,只是怪自己不坚决。休息几天以后我便到处找工作,可是很不理想,最后,我到一家幼儿园做老师。每天看着小孩子的笑脸,他们很开心,可同样的表情,我却没有。几天之后我辞职了。没有他的日子,我还要过多久,我慢慢的动摇。想找回那感情,却害怕彼此的改变和陌生。我犹豫不决,一颗伤痛的心左右摇摆。我开始和朋友一起出去狂欢,去K歌,去拼酒,醉的不醒人世,不再在乎身体是否会因此承受不了,我希望再次病倒,再次和阎王的小鬼打次交道,希望睡去吧,永远不要醒。父母的心碎不去感受,我还能感受到什么呢?除了醉后的一次长笑,醒后的一次痛哭,我什么都感受不到。也许你们会说,我堕落了,无所谓,我只愿自己快点跳到下一个轮回,草草的结束此生。6 H' a& \$ s3 G" {1 _

/ \& z+ b0 O; ~3 h* |0 U# [% J1 f% Q8 V! \" x6 [- U, I1 ^- m
[ 本帖最后由 ?W頑禑や娃娃ㄜ 于 2006-3-7 13:49 编辑 ]

  |     |   TOP

楼主
一直喜欢看娃娃写的东西,偶要坐着沙发慢慢滴欣赏了!

  |     |   TOP

沙发
谢谢哥哥这么支持我呢,都是过往的旧事,自己写了倒不敢看,怕伤感。

  |     |   TOP

板凳
哎,还是什么也不要想的好.累了,坐着,静静的欣赏娃娃的文字,纯净,纯真,一尘不染.....那感觉好舒服!感谢娃娃!!

  |     |   TOP

4楼
心就怕累。。。。
) w/ F/ K3 O% g  ?, d# e5 `! [   有时候换个生活角度来看
* L' g/ I5 F4 E6 S也许我们会发现另外一道彩虹

  |     |   TOP

5楼
真幸福.........      爱过.伤过..痛过....现在很迷茫~  越来越不懂得什么叫爱了~~~
感情已欠费,爱情已停机,诺言是空号,信任已关机,关怀无法接通,美好不在服务区,一切暂停使用,生活彻底死机!

  |     |   TOP

6楼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   TOP

7楼
一段简单的爱,一个网络的情缘,让你们都会受伤吗????

  |     |   TOP

8楼
爱看起来简单4 w) P2 E& K; F+ H
可是有谁能真正的去解析她呢

  |     |   TOP

9楼
ruofei 说的对,爱怎么写都只是一个字,大不了添一个情变成了爱情,3 c# _' E0 W1 o6 E7 t
可是当发生在人身上的时候,却是那么不同.) U6 q( `% B0 r9 X5 _+ k
一千个人的爱和一千万个人的爱,有几份是相同的呢,2 L7 _$ ?7 Z# [4 s, s" ~
只是爱的时候都一样真.爱走了,我们会想些什么?

  |     |   TOP

10楼
 26 123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