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下载 | 纯真证券 | 贴图助手 | IP代理 | IP小秘书
 41 12345
发新话题
打印

《很长的蛋》之春水伊人(纯真人气小天后安安激情出演)

《很长的蛋》之春水伊人(纯真人气小天后安安激情出演)



吻风接过灵箫,心中感慨万千,对灵儿道:“待我成事之后,再将它还归与你。”
灵儿苦笑道:“巨侠心不在我这,留这支破箫给我又算什么。”
忽然房门被推开,无垠径直走进来。
无垠道:“灵儿姐,楼下有一个客人非要见你不可。”
灵儿道:“你不知道我是不见闲人的么?随便将他打发了就是了。”
无垠道:“我说了没有预约灵儿姐不见,但他说见不到灵儿是不会走的,我今天被欺负了一次,所以不敢再造次惹事,上来问问灵儿姐该怎么办。”
吻风举起一杯酒对无垠道:“适才多有冒犯,实是迫不得已,还望小妹妹不要生气,我在这敬小妹妹一杯酒,给你赔不是了。”
无垠接过酒杯,却低着头不敢直视吻风,将酒一饮而尽,便放下杯子扭身出了房间。
吻风道:“好卡哇伊的妹子。”
灵儿道:“别看她现在乖巧,平时可顽皮了呢。”
吻风道:“有大仙年轻时的风采。”
灵儿道:“你意思是我现在不年轻了?”
吻风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现在更有韵味。”
灵儿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韵味吧?还是说我老了。”
吻风道:“你怎么这么敏感啊,是不是潜意识里已经对自己不自信了?”
灵儿道:“我自不自信关你屁事,还没人敢说我老了,你以为你很特别么?”
吻风道:“我什么时候说你老了?你这不是歪曲事实,歪理邪说,歪门邪道,歪打正着么!”
灵儿道:“好一个歪打正着!我不过是诈你一下,没成想你倒不打自招了。你我十年未见,今日重逢我对你百般殷勤,没想到见面第一件事你就问我要回当年的信物,现在又来诋毁我相貌,咒我老了!你真无情、无耻、无理取道!”
吻风道:“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
灵儿道:“我哪里无情、哪里无耻、哪里无理取闹?”
吻风道:“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无耻、哪里不无理取闹?”
灵儿道:“我就算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无耻、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无耻、更无理取闹!”
吻风道:“好,那我就给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看看!”
灵儿道:“终于承认自己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了吧!”
吻风道:“我即使无情、即使无耻、即使无理取闹,也是被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给逼出来的!”
灵儿道:“就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吻风道:“打住!打住!大仙,咱这是武侠小说,不带这么琼瑶的。”
灵儿恍然道:“哎呀,最近接戏太多,有点串戏,失态了失态了。”
吻风道:“经常谈恋爱,哪能不失态,以后少看点言情小说吧。”
灵儿道:“有理。走,巨侠随我下楼看看,是何人这么执着要见我。”



吻风与灵儿走下楼来,见来访者是一位年轻公子哥,纶巾束发,素衣长衫,手握一把折扇,眉清目秀的脸庞透着一股阴柔气质,仿佛高丽国戏子,正是时下流行的中性美男子一朵。
灵儿道:“这位俏官人找我,不知有何见教?”
那男子道:“你就是灵儿?灵儿就是你?那传说中的大仙就就就是你?”
灵儿道:“不才正是灵儿,不过我不认识你那什么大仙舅舅。”
那男子道:“不好意思,见到朝思暮想的偶像,我我我有点激动。”
灵儿道:“敢问官人高姓大名?”
那男子道:“小人姓安,单名一个安字,安安。”
灵儿道:“原来是安大官人,不知找灵儿有何见教?”
安安道:“久闻灵大仙琴艺当世无双,小人好生仰慕。小人四岁开始学琴,十五岁达到巅峰,十里八村的也找不到对手。那日偶遇一位高人,听了我弹琴后,说我这琴艺,往前推五百年,往后推五百年,一千年间没人能超过我。他还说当今世上,琴艺公认第一的就是丽春院灵儿,击败了灵儿,我就是大仙。小人当然不敢和灵大仙相提并论,不过听了那人的话,小人对大仙的敬仰就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小人变卖家产凑足盘缠,从蜀中不远千里来到汴京,只为能与大仙切磋一二。若大仙能不吝赐教,小人死也无憾了。”
听安安说完这番话,灵儿皱起眉来,眼中不无鄙夷神色。
吻风低声对灵儿道:“江湖后生,不知天高地厚,不劳大仙出手,我代你教训教训他。”
灵儿道:“现在的年轻人,不说安分守己踏踏实实的学艺,为了搏出位真是费尽心思,每月总有几个这种不自量力的人上门挑战,真烦得我不行。我不便应战,既然见了面,巨侠代我教训教训他也好。”
吻风上前一步对安安道:“这位小兄弟想要切磋琴艺,何必非与灵大仙不可?我愿意陪你练练。”
安安打量一下吻风道:“阁下是谁?”
吻风道:“小的学过两年琴,丽春院一名高级杂工,别人都叫我老冯。”
安安道:“虽然早就听说丽春院人人精通音律,但派个打杂的应付我,未免忒地瞧不起人。”
灵儿道:“安大官人此言差矣,管理学里有一个词叫做“木桶效应”不知你听没听过,意思是一个水桶无论有多高,它能盛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打杂的,才最能代表我丽春院的实力。”
安安道:“我不懂什么管理学,灵大仙敢让一个打杂的代表丽春院,如果他输了,可就是丽春院输给我了?”
灵儿道:“我对这个高级杂工还是有信心的,如果他输于你,你今后便可与人说你的琴艺在我丽春院之上。”
安安道:“灵大仙果真气度不凡,令人敬佩。不过如果小人侥幸得胜,还要烦请大仙答应我一件事。”
灵儿道:“我院中姑娘随官人挑。”
安安道:“丽春院姑娘虽美,可我志不在此。”
灵儿道:“那要我答应你何事?”
安安道:“我听说本届武林大会主题曲是灵大仙所作,而且还没选定歌手,如果我赢了,我想请大仙选我来唱你的歌。”
灵儿道:“原来是有目的而来!如果你能胜出,说明你也是个精通音律之人,想唱我的歌,也未尝不可呀。”
安安道:“那就一言为定!众人皆可作证!”
灵儿道:“无垠,随老冯去琴房取一把好琴来。”

无垠引着吻风去琴房挑琴。
无垠道:“巨侠哥哥武功了得,居然还通音律,真是文武双全,让无垠好生佩服。”
吻风道:“略懂,略懂而已,你家姐姐不是说过:什么都略懂一点,生活会更多彩一点。”
无垠道:“那安大官人长的倒是白净帅气,不知道琴艺如何,我看,只是个花架子罢了。”
吻风道:“安大官人?难道小妹妹没看出来么,她是女扮男装。”
无垠讶异道:“女扮男装?不会吧?巨侠哥哥是怎么瞧出来的?”
吻风道:“她见了你家姐姐,却没有死盯着看直眼,凭这点,就足以证明她绝不是男人。”
无垠思索片刻道:“巨侠哥哥这么一提醒,还真是,我刚才都没有留意。”
吻风道:“而且,她和我目光交投的一刻,我明显见她脸红了。”
无垠道:“仅凭这两点也不能说明她就是个女的呀,说不定是个GAY呢。”
吻风道:“你没见她身材娇小,四肢纤细,唯独胸肌健硕异常,这还不说明问题么?”
无垠道:“巨侠哥哥可真是火眼金睛,洞察秋毫呀!”
吻风道:“哪里哪里,如果扮男装的是你,我可能就认不出来了。”

吻风与安安坐定擂台,准备PK。PK规则如下:每人各弹一首慢曲、一首快曲、一首自选曲,弹罢之后,以选花魁的方式,由丽春院当日所有客人向PK二人扔鲜花,谁得的花多,谁胜出。
吻风道:“以往都是我做评委选别人,今天轮到别人选我了,人生啊,真是十年台下,十年台上。”
前两轮斗罢,吻风故作韬晦,只待最后使出仙人指绝杀安安。听安安弹罢两曲,吻风发现,安安并非是他之前所想的泛泛之辈,琴艺之高,已属万中无一,若不出仙人指,定难胜她。
最后一轮自选曲,安安率先演奏,弹的是改编Canon版《春江花月夜》,曲调悠悠入耳,仿若春江潮水弦上平,海中明月琴边升,众人皆陶醉不已。安安那专注的神情,飘忽的指法,令吻风心头一痛,恍惚间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清茗与灵儿决赛PK结果公布的瞬间,清茗那黯然神伤的眼神,让身为评委的吻风刻骨铭心。
此后清茗一蹶不振,乃至万念俱灰,答应了金狐的赎身之请,嫁入金狐山庄,做了金庄主的收房小妾。
吻风本想学成清茗之心魔所念的仙人指后,便向她表明心迹,不料晚了一步,清茗饱受心魔所累,已等不及他。
吻风不甘就此与清茗各奔前程,他夜闯金狐山庄,见到清茗,对她一诉衷情。
吻风道:“只要你点一点头,我便带你浪迹天涯,从此不问世事,做一对神仙眷侣。”
清茗被吻风的情真意切深深感动,无奈已嫁为人妾,受世俗伦理所缚,只能从一而终。
清茗回了吻风八个字:相逢恨晚,造物弄人。
二人浑然不觉,情意款款的谈话,已被金狐在门外悄悄偷听到。

时值武林出现重大人事变动,武林盟主阿冰忽然宣布辞去盟主一职,并将盟主印交与梅花教主黄丝带,希望她主持召开武林大会,推选出一位德才兼备的新盟主。江湖霎时间风生水起,各种大道小道歪门邪道的消息风传不绝,某某某将出任下届武林盟主的传闻铺天盖地。当时大宋最大的博彩公司为新盟主开出赔率,其中,梅花教主黄丝带以1赔8排名第三,丐帮帮主天心零零发以1赔6排名第二,巨侠吻风以1赔2成为呼声最高的候选人。
此时的吻风,也打算感情上的损失,在事业上寻求弥补。
在接受汴京时报的专访时,吻风慷慨陈言道:“新盟主,当以身作则,具备三个条件:一,始终代表武林先进武学的发展要求。二,始终代表武林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三,始终代表武林最广大英雄儿女的根本利益。”
隔天,汴京时报头版头条便是:巨侠三个代表震撼人心,新届武林盟主呼之欲出!
少林派风云浪人禅师素来仰慕风巨侠的人格,向吻风发出请柬,希望他前往少林访问,与少林弟子谈一谈侠者修养与武林大义。吻风很清楚,风云浪人禅师此举是为助他拉票,少林派作为武林大会四大常任理事门派之一(注:另三大为梅花教、华山派和丐帮),这一票举足轻重。
吻风刚欲动身前往嵩山,忽然家丁送上一封信,信封上盖有金狐山庄的大印。吻风心道:我与那金庄主素无交集,为何写信给我?莫不是也要向我交上一票?
吻风将信拆开一阅,顿时面色大变。
信上只一句话:风巨侠如若助我当上武林盟主,我愿成全你和清茗。



安安一曲《春江花月夜》弹罢,赢得满堂喝彩。
无垠悄声问灵儿道:“灵儿姐,巨侠哥哥会不会输呀?”
灵儿讳莫如深地道:“他是赢是输,我都不感到意外。”

此时轮到吻风弹奏,吻风心中却百味杂陈,犹疑万分。他所面对的,已经不是安安,而是十年前的清茗,穿过岁月长河缓缓走来,海市蜃楼般投影在他面前。吻风仿佛又看见了清茗那黯然神伤的眼神,耳边响起一首熟悉的歌: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就连说过了再见,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我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剧终没有喜悦,我仍然躲在你的梦里面……
吻风深深地意识到,这个擂台就是一张茶几,只要自己稍作不慎,一个崭新的杯具即将诞生,就像十年前的清茗。
吻风的改编Blues版《阳关三叠》还没叠上半叠,突然“当”的一声,将众人从渭城朝雨的惜别之情中拽了回来,竟是琴弦断了!
吻风将琴一推站起身道:“我输了!”
鲜花与尖叫潮水一般将安安包围。

灵儿上前质问吻风道:“巨侠怎么手下留情了?莫不是又犯了怜香惜玉的毛病?”
吻风道:“大仙也看出她是女扮男装了?”
灵儿道:“我不但看出她是女子,我还看出她是一位绝色佳人。”
吻风道:“她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实在是下不了手。丽春院因我受累,真是对不住。”
灵儿道:“巨侠没有连累丽春院,相反,倒是巨侠输给我丽春院了。从今天起,这安安姑娘便是我丽春院的头牌了。”
安安喧宾夺主,抢足了丽春院的风头,不但未惹得灵儿有任何怨恨,反而勾起灵儿的爱才之心。
灵儿一把抓住安安的手道:“安安姑娘,恭喜胜出!”
安安见灵儿戳破了自己的身份,先是一愕,随即娇声道:“不瞒大仙姐姐,我确实是假扮男装,只因女儿家出入此地不便,还望大仙姐姐不要恼我,另外……不要忘了先前答应我的事。”
灵儿摇头笑道:“安安姑娘,你就是我一直在等的人啊!”



当晚,吻风留宿丽春院过夜,院中歌舞升平、花天酒地,吻风无心玩乐,独自一人在房中思索大事。
忽然房门叩响,打断了吻风的思绪。
吻风高声道:“本间房客不需要任何服务,谢谢。”
房门又响,吻风不得已下地开门。推门一看,见是一位花俏女子,吻风觉得此女子好生面熟,略作回想,不由得一声惊叹,面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假扮男装的安安,此时换了女妆,竟是如此美艳不可方物,果真如灵儿所言,乃一绝色佳人也。
吻风道:“原来是安安姑娘,半夜找在下,不知有何要紧事?”
安安道:“可否进屋说话?”
吻风忙将安安请进屋里坐下。
安安道:“我是来向哥哥道谢的。”
吻风道:“为何谢我?”
安安道:“白天斗琴时,哥哥是故意让我,真当我没看出来?”
吻风道:“安安姑娘果真不简单,竟然看出来我是故意认输。不过安安姑娘琴艺出神入化,就算我全力发挥,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安安道:“哥哥,我有些冷,能否为我斟一杯酒暖暖身?”
吻风忙回头取酒,再转回身时,吻风被眼前情景惊得差点拿不稳酒壶,安安竟已脱掉身上衣物,只留一面鲜红的肚兜。
吻风惊道:“安安姑娘,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安安笑道:“哥哥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虽初涉江湖,但是这个圈子里的潜规则,我懂的。”

[ 本帖最后由 吻风 于 2010-5-26 19:05 编辑 ]

  |     |   TOP

楼主
坐沙发看小风的故事

  |     |   TOP

沙发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   TOP

板凳
八卦续集?
   

  |     |   TOP

4楼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   TOP

5楼
哈哈,看完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     |   TOP

6楼
哈哈哈
我以为傻一些就看不见
连爱都难弥补的缺陷
还以为 看不见就能成全
这一切是沉淀

  |     |   TOP

7楼
没有看完
哪个钱多下哪个,结果现在么钱了!

  |     |   TOP

8楼
我把标题改的惊艳点

  |     |   TOP

9楼
我觉得我应该在结尾处看手相归来。要不然风巨侠可要被安安得逞了。

  |     |   TOP

10楼
 41 12345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