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时空论坛 手机版 | IP代理 | IP小秘书 | 捐助本站
 13 12
发新话题
打印

薄荷糖

薄荷糖

引用:

薄荷糖

                                                                    
( C' \4 e4 X; O/ z) L7 O6 _

----鸵鸟男
& W; [& p  L/ u+ s  l! y  o
8 X8 X$ I5 T# r5 J5 E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胡扯
  v. I" x7 e) |  v<这篇文章是我哥们的创作--转帖人nwgame>


5 }: G" U% g2 Q/ C/ S* n8 F+ R4 I- d( }6 w6 _6 f/ f

; t4 D$ e7 m! u1 ]


8 c6 }6 t! N& q
" d8 J6 j& d- i4 A- J! N! j3 _1 [+ {7 ]! d0 Y4 i' P  _
(一)
" G/ O4 E, v: U! d% [0 u- Y8 R, _: N) J5 x5 T6 E6 j1 l
人死了,是不是就没有了?还是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同样有妈妈有爸爸还有朋友?1 D' q7 n7 Z7 z3 U; \" M7 h
快乐的像我刚刚见到你。
" T# J. j1 h* B& t
/ f2 {. b: c6 q. K5 E5 f2 ]人去世了,生前没有许多朋友,那到了另一个世界,是不是会用另一种方式交到朋友?# J3 e5 M) E/ e
快乐的像你认识我的时候。' w* W$ q8 Y! D+ r
( ^! Z! W/ q" T' t4 K; K
看着你的照片,只有我静静的看着你挂在墓碑前的像,你在对我微笑么?感觉你的嘴唇在微微的翘动。现在你那招牌式的表情居然还会逗笑我。只不过你不在了,不在这个世界了而已,也许跑到另一个世界,无时无刻的对我笑。那是种我心中你的标志。
$ b5 {6 O) Q! y* d: d
- h% j9 e& u* F- t. A5 y
) u$ M8 y1 j5 h  K* G* y5 n6 m8 W* d$ f8 _
) I; q  p3 {/ @7 {; h7 Q7 |/ }

# P7 C4 I. _; S; k* m(二)
6 w6 S- V, y0 C+ s& {
" m, ?# w9 ^0 |9 q糖,19岁,刚刚考上大学,170cm,喜欢唱歌,长头发,拥有招牌式的微笑,有时候显得做作。现在20岁,大学还没毕业,170cm,不能再唱歌,还能看见微笑,我依然叫她糖,一颗包装精美未拆封的糖,每每她出现的时候总会微笑的看着我,似乎在我眼里她从来没有悲伤过。
7 \0 j9 Q4 p0 h* o; \" N% P0 l( V4 u: o) q/ W/ q( x1 v: g* t
糖,死于车祸,没什么好说的,一场纯粹的事故,责任赔偿的问题有她父母去争论一万五万十万更多。没有人更多的去关心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当然现实是一个死人,现在被关心了又能怎样?不能怎样,所以这是个充分的理由。
" Q; s) y: t6 l: ~+ Y
& ~/ q+ F. N3 s2 r每次难过的时候,糖,你的笑就会出现,像是海市蜃楼,之后我便收起悲伤,对你笑笑这是被你逗笑的。
3 g+ g1 S2 W$ {2 W, }6 }9 Y8 r  t! M2 M  `; a- U" o
放了颗糖在嘴里,我喜欢薄荷味道的糖,而糖就像一片绿绿的薄荷叶飘落在我身旁。+ E- k5 N- f! F
2 i8 `+ ~  {' R
“喂!你看他们好吵噢!”1 z) R, l  l7 s# S, G% U- J" q& ?2 f
“是阿,没什么意义的争吵。”3 S: G& k2 u! f: E. V3 Y, B
“你在那边怎么样?”
7 ?* s5 s, Y3 s3 U, r, o! U“我?还好啦,只不过这边衣服可能不够穿。”6 X2 Y# Q4 {" I9 s6 J$ K( l
“鬼,需要穿衣服么?”# a, x; Y$ q6 D3 G' p
“当然了,要不会曝光的。”
) e7 B) C7 c% [$ B: o" d“呵呵,是么?”
+ m/ y4 q% ]; S& Q9 ^4 M“当然是,哼!”
  K% e. f4 J0 N7 U' r. {. K“鬼居然也有脾气!”
8 p: ]# B  T/ O4 F/ f“当然。”# q' t* ~; @+ Q6 ?$ [4 \( X% B( D
“再见,我要回家了,过几天来看你。”  V) P6 b9 b) a* Y; [5 `# X  u
6 }0 H# D4 r; P4 Y! y+ x& w+ \

/ K/ h! B3 Q' h
% d4 G2 ^* y  Q1 f/ C
+ a+ M3 g% p! `4 W, ?' U(三)' E9 K6 m5 [) y

- i1 t- Z- Q& |8 t; }1 A9 M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几天后的下午有些心烦意乱,去了和糖认识后常去的那个小池塘绿绿的荷叶,还有阵阵被风吹来的水汽,让人感觉到清爽的气息,掏出新买的薄荷糖26粒装,轻轻地含在嘴里一粒。
: ?. w) q' v9 h" F2 J, N+ X, f) T$ c% k, p( e/ `
“你是个贪心的人,有东西不知道和女朋友分享,哼!”
  U4 y( v- ^% _& v“呵呵,你来了,我没有发现,什么时候来的,给你。”) r0 O( \8 R2 B3 s* p( E
' M# M; a' c9 r+ B; A
之后随手取出一粒扔进池塘,溅起小小的水花。
+ @5 T7 S, M' J  g, v: `- b3 A5 b( y3 ^! Y0 \4 k
“这才对嘛,嘿嘿!”8 ?/ b+ ]6 Q  ^. J
“在那边还好吧!”
2 q; ?3 S& w% ^7 G“我都是大姑娘了,已经来了一个多月了,环境还不错,要不要过来玩?”
& x" g. n8 u8 v& V  B“我还是先不去了。”
" F9 y! H' e( N8 u& K“呵呵,量你也不敢。”
! {0 i/ Q1 ?7 J' h2 M3 p6 V“……”! J- q. N* s5 K5 Q+ {. S5 I+ U
“打个赌吧!”
6 M/ L2 W2 G; J4 Z“赌什么?”5 w7 ]" C! I4 S# z" V2 S) k8 Q9 N
“你的薄荷糖。”! h- Z: ^! _2 L$ t0 U8 A
“好!”: O0 D3 s& ~2 F( c
“你还爱我么?”
3 x, {/ S9 K" h3 h3 C“这个问题有点让人难以回答。”
$ q1 B* @! V4 V1 @* L  }“不回答就是认输了。”+ t2 T1 y# B8 p7 |8 P& Q
“好!”
8 }: r+ ~# X( o+ ]& G1 L! v8 W* \. o8 f+ L. @5 Q9 e
小小的第二个水花,第二粒糖落在池塘里面。随手又放进嘴里一粒。
. H& V; v# C: i" |! a! q* f' m8 F# r, N6 C. s  D
“你的问题,很难啊!”& C+ w* E$ f" d. a4 s
“那当然。”
; {* h' B: R4 Q/ d" v- H“今天你觉得有什么不同么,与往常?”
5 u5 }" P9 H6 X  ~) p: |“今天我的确有些不舒服,但没找到原因,让我想想。”, e' l: c) Y$ T3 |# ^  u* N4 N
“.…..”
  d% S4 B' _% }9 W“六月十三号,糖,你的生日?这些天你去了,居然把这个日子忘记了。”5 p) E/ V9 d/ `0 e1 ~
“哼!亏你还知道!”# K$ }; d& A/ Q3 O4 N+ U
“我这就给你弄礼物。”+ r2 B2 f3 j; X/ q
“嘿嘿,没诚意。”
6 z& e( U: Q2 ]9 ?& J
; F6 p: v7 D* B: f第三粒薄荷糖,扔在了荷叶上,然后慢慢的滚落水中。然后放到嘴里一粒
+ ~2 G1 k& L8 b1 v/ r) i+ N
6 a0 n2 g3 L- i" F- y' M' u“糖,生日快乐。”
. Q% K. i* h; e$ }4 o7 ?8 A5 T+ ^0 ]$ Y' N) {
起身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二十分,以前都是中午的时候海吃一顿,就我和糖,之后是一束鲜花,一起去买。去学校外面的公车站,等去市里面的车,大学城就是这样子,全国各地的大学城都建在城市的偏远地区。不过公车还不错,通向各个火车站和汽车站。因为农民们也会去外面打工。
/ U% ?0 D7 {3 \, N4 ]# `: z! p# P; G& I  m. r- O
“现在去市里,你可以省一块钱了。”- [+ f9 d4 K( J0 l' E) R
“是啊,以前有你既费钱又麻烦。呵呵”
: Q' V0 S0 d6 b8 f; V1 b“小气鬼!”
' k  i3 K" P) d“现在你是鬼吧。”: E, ]( L, r8 K) d) M. ~9 V
“哼!”7 |3 t( S$ T# Z# k9 a7 A2 `

) v  @6 }9 k) r  _7 f+ y& w8 F4 d今天的公车人出奇的少不知为何,想了想好像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坐过这趟车了,大学城和城市之间的道路基本上还是属于颠沛流离的,所以上车的时候有座位也不一定舒服,一位讨厌的老太婆放着一些空的座位不坐,偏偏就提着东西站在我旁边,四目望去空座不少啊,您老非看上我这个位置了?看了一眼她,又看了看若隐若现的糖,在老太婆身后跟我做着鬼脸,我知道那应该是糖弄的把戏,因为我坐的是单人位,往常我们两个人会一起坐的。* f6 P4 t& \. y0 K; J
) q/ |! p$ z( j- I3 t. m0 i
“您坐这儿吧!”
% u7 Y3 c$ n3 h+ [1 l- G& S, p“嗯,谢谢,孩子。”7 U4 P9 K6 j9 U* g% j# u
“没关系的。”8 c8 f; M" O5 S2 C  w0 X& D4 J# u3 P
  _+ z* O. O* I3 Y* U: N
之后便走到后面双人座的地方,坐到了外面的位置上。糖飘飘然的出现在我的右边座位上。
1 m" @. Z+ u0 |) R; W0 N7 w& c9 @0 n7 S8 c. B! e3 Q
“你真讨厌,不知道我们一起来的么?”
2 t+ s2 M! |3 Z) e. T; W2 d“我想让你坐我腿上。”
; T9 d" l7 R- v0 ^6 h5 o“哼!虚伪。”
- f3 G9 B6 c9 c' [# }" b9 \) x“吃糖!”% Y7 p. p7 }- M! k* H

; j% T( [+ F1 N第四粒绿色的糖,飞出了窗外,并听不到落地的声音,好像被糖在空中接住了。; P" _1 y% g+ a* p" g2 U0 D

. i: q( t% s+ v. t公车虽然慢慢的行驶,但人也慢慢多了起来,没有了空座,不过慵懒的人们没有一个要求坐到我右手边空闲的座位上,这让我觉得今天要不是自己身上充满了厌恶的异味,要不就是面目可憎,反正找出了无数个人们不接近的缘由。. k3 z; z- |2 ^' f
; z  D8 `" _7 [, [1 w. g
“呵呵!”
, u# a* N0 A! F9 l' U“笑什么?”5 I) c) h1 ^; ?" D2 J0 i
“你在想什么?”
" O; O# Q( j- i: I% f6 E. b“没什么?”
2 Z; J5 s$ Y0 t- v“你的脚丫子把别人都熏跑了。呵呵”; R  D/ T7 l7 D+ Q* m  S+ e
“或许吧。”! r3 |3 n" ~: j+ N% |" r& o6 ]" G% E4 W

" Y3 G; O  B6 n( F( i# R我知道我现在所有的想法,糖都知道,我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糖捣的鬼,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样的感觉让人轻松,不用去浪费口舌去表述原本空无的意义。要是我妈平白无故的跑进我的脑子里面,那每天挨打的日子是难免了。# r2 i$ d% l- m) J3 J9 W& s
8 [. r; c, i% N" P
下了车,看见一家小吃店,有些饿了,便直径走了进去,现在我所有做的事情糖都知道也理解,不用像以前那样的去解释。要了两杯水和一碗牛肉粉丝。
# k. H2 e9 |' [% K+ k5 a" X* q. j! m! G' f- H" @
第五粒糖放进了另一个杯子使水有些淡淡的绿色。
) `4 F& b: g& q7 y: {  q4 E! Z, I( k' B$ Z3 K5 c. c2 M' f
“别狼吞虎咽的!”
5 |9 `  m# U+ F8 D( v# Q& A“嗯!”2 n" D7 x5 s' |/ ~3 K
“别吃蒜了!”5 r7 p* o  J# X0 V7 P; e
“嗯!”
' P! g' g( T1 J7 d7 r6 G/ B“倒那么多辣椒想死啊!”
( F, e" G; i; ?+ `
; V) U: f6 U. C* ^你烦不烦啊,我刚想破口而出,但糖噘着小嘴不说话了,她知道我要开始发作了,所以静静的看着她那粒糖在水杯中溶化。
8 U1 ?3 U. v& J2 K
, |9 j- C' X! O“想要什么花?”
* k, [. ~- R5 q5 q: r“我也不知道啊!”0 ^& X+ g* G$ }7 I5 M8 L& |
“那我就随便挑给死人的花了!”$ y" H# k0 J+ k; f6 D. L: e9 e
“没什么反正已经当了一个月鬼了。”
/ @6 e) B2 |+ R* m8 g" Q
. F$ _  V( l8 Z" A. j百合花,是我挑选的,另外还多了些用来装饰的零星不知名的花,老板问写什么卡片,我说写,猪!你生日快乐。看到糖一脸的不高兴,感觉总算胜利了一次。" K" H7 K& d" v; Y

  ^8 K7 `5 p% a" \第六粒糖送给了那个年轻的女老板,当然对于这个举动她有些异样但接受了。0 g- u& `& R* U) i& _# t# o

) j6 v. [8 Z& V+ A* N然后去了糖的墓。
5 ^& U, |' J& r1 s( s" O
2 |: J% F' o# u, o“去哪里?”
4 k+ H6 ^7 s! ?) r* O“去你的新家看看!”
" W' _4 ~( K7 d# e- N& ]0 e# y“有什么好看的。”1 Z* w& d2 j& Q; _& b
“呵呵!”
: p, B* x' g+ A$ }2 |- j1 t# i“跟我一起睡我的新床怎么样啊。”
$ W! Q8 C0 ]$ g0 S/ Z“我考虑考虑!”- {- R/ y3 v/ o4 g: o( J
“哼!”, O- M; y3 Q' [% n& U
/ ~' X: M0 o# F
选择了步行去糖的家: I* s7 Y! p  ?* V" i) V" s
# J/ a: E7 s) Q; X
“你累不累?”0 t1 b: R3 C6 @1 V! {
“作鬼也有好处啊,以前都是你累得要我背。”
5 x0 E" s% I. m7 ^/ g“那我背你吧,怎么样,嘿嘿。”6 ^, `% _5 Y3 M* Z- o
“贫嘴,不过这种表现我喜欢。”$ t& V7 o6 u- c: ?3 n3 x) U4 z* E

, \: j) Y5 t9 h( P% A6 ~' `0 ?第七粒糖被我丢进了,墓地大门口的,捐款箱里。自己也吃掉一粒。; s4 p* t/ a$ u1 ~- R: _! K
0 n- A2 b1 b4 s2 G* T
走到糖的墓前,上面凌乱的并不像刚刚一个多月的冢,可能是她父母痛不欲绝,也许还在为赔偿的事情伤脑筋,也许根本就是忘记了,看了看糖,索性不想这些,因为能感觉到她知道我的想法后的伤心。) c: V7 j+ ?4 v4 z& u4 J& |1 W3 @7 T
# v" F; O7 h  v/ @! u4 p0 x& L
“糖,生日快乐,你的21岁生日。”
, l$ e9 d9 c2 W% ~5 T& [- z  H“谢谢!”% ?9 Q$ [/ V* M) J. p

& G" z) H* r: ~8 D; {) K糖,有些脸红,感觉幸福的样子。蛋糕,我居然忘记了。之后抛下句:糖你在这等我。却忘了她比我跑的快的多,甚至比车都快。买了一块小小的巧克力蛋糕上面有颗草莓,点上蜡烛放到墓前。5 `; C) N9 u- N) A% T# n% e

1 [+ r" x$ V% z' }) B第八粒糖放在了墓碑的后面。
) V# d1 d' d$ t% n3 L  E' l9 j/ @0 d* R) ]  M
等转回身来的时候,蜡烛熄灭了,能感觉到阵阵的风吹过。然后拔掉蜡烛三口两口的吃掉了属于糖的最后一块蛋糕。' z$ T8 A3 z4 C4 m

2 {8 A6 _1 G/ k" K+ o“我靠!谁过生日。”
7 {2 _3 ~  o. F$ H“你!”1 r, \. z! x% R# j7 T
“我靠!那你吃蛋糕干什么?”
; O( d$ [6 p$ ^! C" ^% a* J. e5 P“帮你!摆在那里也坏了阿!”
* f+ q# G2 J+ R6 W" R$ g- {“小气鬼。”7 _! s! M# H2 E$ l* U
“我是饿了!”1 G3 _7 `: D6 Q: o( C
“.…..!”
6 u1 A2 n4 n0 M3 S+ \, |- N
; J3 Z5 q, a; x5 ?  _" g3 i坐在糖的墓旁,和糖聊了许多许多以前的事情,我们两个人会同时大笑,不过我一直对于没有和糖有进一步的肌肤相亲感到些失望,当然是指在糖还是人的时候。
( J3 c6 [$ A8 I, J" S2 Z9 v1 j! ]$ Z5 [, I
“糖?”
! d1 K- N2 A' w* ~“嗯?”
8 S: H+ f5 `: h4 ]0 V“你死了,不难过么?为什么总是笑?”
6 ?6 H9 t- W: G, V5 Q“怕你难过,告诉你,我死的时候也正在笑。”/ w$ Y# q" {8 |/ B2 i
“呵呵,是么,调皮的孩子。。”
$ h/ H1 e4 C! q- j我收起不自然的笑,想俯身去抚摸糖那清秀的长发,以前我喜欢这样,但现在摸不到了。一个为了不难过的女鬼与一个强装微笑的人。
$ Q4 p  y5 ?" O) H
: Y5 a. J% \; w  z7 @& o# b8 q我开始觉得有些冷了,一座座坟墓就在四周,只能听见我一个人大声地说笑,我能听见两个人的---糖跟我。
+ j! [9 B, }( J* i% J9 I+ K' J) ^4 L8 V% b4 q
“阿男?”+ m1 o9 Z" E( M6 H
“嗯?”
/ |! G+ L* X3 W' O* i“你爱我么?现在?”  I0 r- U% V5 S. _* z4 g
“当然。”3 R& O0 E2 @% R( ]/ Y% c
! s/ S* c0 A3 Y, L
糖依偎在我的身边,我的冷似乎缓和了一些,可能是她带给我的。
; ?, y; o7 M/ z3 Z
, w2 G0 D, X" E“如果我让你明天忘记我,你能办到么?”
) |1 n3 `9 K' k“明天的事情,明天做。”
! y5 s9 Z4 O$ {$ P“别耍贫。”4 M5 ~- @) N+ M: {. e) \
“那我争取吧。”
. N1 S- S/ }& o& U$ T7 N. Y“好!”2 l! ]' g: Y  n0 z  W, t# ^* K; m
/ M6 j* E1 w8 J) t6 C
然后糖又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取出薄荷糖自己吃了一粒。看了看糖,她表示不想吃了。8 s- e  m- W# m8 L, D; w
  b* F2 Q+ U1 D$ Q5 w  ^4 [9 ~
“26粒,咱们每人13粒,以前也是这样的。”" z& g' R) R7 f$ F8 {. @! N' M
“是啊,你已经吃掉了8粒了”
1 E8 Z5 ?, w8 G. u; B  \“还有五粒,没关系。”
9 m- W% H( {6 D! b     
, Q! ], c' R* A7 N$ K, v7 Y! h “忘记我好么?用吃掉五粒糖的时间。”  [6 {6 M3 Z0 s
“为什么?”( q3 }7 l* [& a/ s
“因为我是鬼,我要离开这里,去一个不错的地方。”
) A  S; ^) Q; {“那你为什么要回来,跟我说话?”; U/ X( {. L6 k+ t# B4 M
“也许……”9 b& L2 ~) [4 k3 f- `# ^
“你爱我么,糖?”
& X; L1 y5 q3 \" l) @“当然,这个有必要问么。”  v+ W+ G& H/ ^, {7 N% y0 ^5 q2 L4 ]
“小气鬼。”! q5 c( y. i; q5 |' A
“哼,对于女人这不叫小气。”
$ d5 R; J" f7 f, F7 s( e  Z“你是鬼。”% m# q7 h( C& N
“哼!”4 a- P- B! J* {
“呵呵,一只长不大的清秀的鬼。”$ s4 R# w7 x2 _  j3 H
……
2 f" D4 O* P, c& _4 T) _……
, R) e# i; G9 \( ~/ W, J7 k, M- m6 t/ {
“阿男,明天你去找个女人吧。我今天要离开了。”. b+ L4 O# [6 N. C4 E% s
“去哪里?”5 F" q/ g- X4 j1 y+ E& r; d
“你看不见的地方。”
& R1 L" _/ m8 ^$ N( n* a8 y“是么,还回来么?我可能会想你的。”
' j; ]$ D4 X# c' c; J8 O“如果想,现在就一次全想完。等我离开了,不准你想起我。”" c6 I+ D+ J' [4 S8 V: v
“忘记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你应该知道的。”- G! `- q" s( [/ G6 H* I
“我给你时间了啊。”0 h+ G# a8 k. k3 f
“多长时间?”: A( r* [& N3 e4 H$ m6 d
“吃掉五粒糖的时间。”; H$ \5 M: P9 c9 a4 l% E# j/ i
“这太短了吧!”
1 A6 ^( R/ l- Q% _" i2 `7 c9 {“并不短。阿男你走吧。我要走了。”" M# d: L3 |( n1 o* A

$ m" x& G0 P3 S不知不觉的在坟场已经到了十二点,跟一个相处几年之后变成鬼的处女谈话是件有意思的事情。糖,慢慢的走进她的新家,回头向我笑笑,依然是那招牌式的。回过头去的时候我看见了她掉下了绿色的泪,透过她那隐约的身体,不多不少八粒绿色的晶莹剔透的薄荷糖散落在坟上与大理石撞击发出些声音之后消失不见。
1 h5 A. o& N- t- A4 t9 g" Q" R  @5 A, u6 i9 H
糖,再见了,不,糖,永别了。你知道我的爱用五粒糖的时间是抹煞不去的,但我会努力的,因为这是你最后的愿望。
' Z+ B1 b0 m. z# R7 w# `
+ A7 ]! e/ p4 [  s薄荷糖的瓶子,取出五粒,之后剩下的全部扔掉然后把余下的五粒装好。' ]+ l, O" \1 F/ C3 S3 Z
- O3 ?; }% N  }5 Q4 ]: r1 L
“糖,我要用这个时间了,你要小心哦”3 a8 N, i1 |2 [: R. B4 `5 {. j# {
“糖,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子男人,这问题想问很久了,都没有问过你,这次也错过了。”- N- j2 T% K4 p9 }4 t8 [
“糖,我们那张,不,那些甜甜的合影,我能留下么?”- q9 D4 P+ c" y: I4 u, ^7 ?
“糖,你送我的衣服,我还能穿么?”" C+ u5 I+ v9 a1 c  K
“糖,我开始吃糖了。”! M* S% k2 G' t" y5 {/ t
  / `6 S% @; F+ G( ?+ G1 f
再转身的时候,依稀看见糖的笑,然后我对她笑笑,不明液体从眼睛里分离,这个瞬间的表情也许一生只能做一些,然后离开。
. ^* H. p: K+ s& ?" X- N+ r2 u/ H: |; b) ]% q& Y
  (四)
3 A$ H- o% k8 _3 z# Z$ H' m* i, K. ?+ N
一个人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人,会不会为他(她)落泪呢。一滴忘记的泪?8 J' a, f4 w3 t6 B( R
一个人当了鬼,圆了心愿以后,是不是就不是鬼了,另一个地方是个什么样子?7 m1 n! G' u" R1 l' ?+ g4 |
一个顽皮的女鬼,在另一个地方,她的笑会不会感染另一个世界?. K! J8 m$ o6 a7 G
  0 q2 @+ w4 a; S* G8 k6 @
如果很久很久以后,我去寻找糖的时候,她的笑依然,当然遵从她的意见,那时候我早已经忘记了她,只不过在另一个世界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儿,不过那时候我已经老了。, a* K1 t, y7 z6 M: k

, L8 |2 k* E+ N忘记的如果不愿留下,那便可以走,但我怎么能赶走情愿留下的记忆?, N+ `8 j& s3 K9 ]' {' V; d
想起的如果走了,那便可以算作忘记,但我的想起却只有停留。
* ~" W3 S$ u; ]. _7 _: Z' T回忆的如果想起,那便可以算作记忆,但我要把它抹去。: N5 r* E3 ?0 _  C

# A, q9 `7 R7 c# Q: G“永别了,我可爱的女鬼,永别了,那只对我的微笑,永别了,甜甜的歌声,永别了,率真的长发,永别了....糖。”# o. q5 P7 ~% E1 J/ H
- i$ J& X6 t  F# u1 E, p
之后,回家的路上,开始吃糖,晶莹的液体,有时候在黑暗中落下闪着光,我对自己说那不是我的,让它流吧。
* [7 p1 _) k' O. }  a4 p1 S3 i( h1 O& g- K# ]* d
时间是不是真的能忘记,你想忘记的东西?
: G1 X. ~4 w4 n+ S% [2 ~$ B有时候脑袋里面,熟悉的东西,也会依依远去。4 q: h( A' B1 `
五粒糖的时间,到底能干些什么,这个没人知道。
% s9 j# f% i& B, ^+ B% ?! S
& f! c) ~1 U: L( R6 ~. w我睡去了,做了一个每晚都一样的梦,我的世界里,满世界飘着包装精美未拆封的糖。散发着薄荷的气息。
, p- o: B3 o% `  n
6 b- [  c7 r( I2 U  C0 X2 P* x3 c[ 本帖最后由 nwgame 于 2006-1-8 21:35 编辑 ]

  |     |   TOP

楼主
这个可以申请加精哦~~7 Y) Q- d) \: f- d+ L! {6 F

我的淘宝,全部一元起http://shop33624967.taobao.com/

  |     |   TOP

沙发
写的我好怕
人生如梦,把握光阴,挣多多的CZB!!!

  |     |   TOP

板凳
引用:
原帖由 幸福插电 于 2005-12-27 00:59 发表
0 k. D7 t; J6 D! Q: ~9 b) n4 i4 s这个可以申请加精哦~~. a3 J! H- C: {4 L9 c! g! O
9 L; E& v$ E9 E- m
. E# f3 E- s0 t

* p3 L7 F3 ?5 g; S; r# ?+ J! x排版尚有欠缺,在修改下。

  |     |   TOP

4楼
很长
( i5 E0 r4 a6 |* m也很不错

  |     |   TOP

5楼
引用:
原帖由 银狐2006 于 2005-12-27 13:03 发表
& ~3 k$ s6 E  y3 P5 q2 L
+ v, H* W# p4 }/ p0 l  b/ ~) P% I$ C+ `1 U2 ~3 f# W

4 J; @* {0 u- i$ P* N) V排版尚有欠缺,在修改下。
* h1 J6 O! ]: O! f' @" c5 _' h' }6 z
' l8 M! k4 ^( ?$ d7 w
( _' f9 m1 H. S7 C+ U/ C! e
不会排啊,指点下

  |     |   TOP

6楼
很感动的故事,没有看过的套路!
$ K3 T& m- ~) z. Y* ?很不错的文章,我喜欢!那个男主角真好!
源自天然!

  |     |   TOP

7楼
申请精华

  |     |   TOP

8楼
看了一遍又一遍
7 R- d3 i" U; d# B* T感觉还是很不错

  |     |   TOP

9楼
字太小了
我的网站
:http://www.ckpu.com/

  |     |   TOP

10楼
 13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