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时空论坛 手机版 | IP代理 | IP小秘书 | 捐助本站
发新话题
打印

长篇连载【庆余年】

第九章 在酒楼上
) t) H( A" G/ S7 n  范家兄妹们选的酒楼叫“一石居”,是京都里面排得上号的富贵去处,所以每到午时,总有些富豪官员,才子佳人,来此地把酒而谈,只是不知道那些才子从何处挣的银钱,那些佳人又如何肯抛头露面——总之三楼清净,若没有相应的身份,是断然上不来的。
* e8 \' e, X! }" l* N* K& T0 Y+ m  S
  正因为人人都知道,这一石居的三楼,能坐在桌边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反而极少发生什么冲突矛盾,毕竟京都说小不小,但官场隐脉,暗相交杂,谁又知道谁和自己背后的真正关系呢?
! k0 p4 v: m5 a# F
9 K, T. A0 m0 n. Z- J* ?- M  刚才出言驳斥“范闲地摊刊物论”的,却是位地地道道的才子,姓贺名宗纬,一向极富才名,很得京中士人激赏,所以骨子里未免傲气了些。前些日子,贺宗纬在朋友处看着那本红楼梦,虽然对其中意旨大为不满,也不以为书中诗词有何出奇处,但依然十分佩服作者这数十万字的细腻功夫。! i5 f; W' G, g' m8 c

5 }; ^0 X( e( j: `  c3 g  今日来到酒楼上,三杯两盏黄酒下肚,正是微醺之时,却听到隔壁厢房里有几个不懂事的年青人对红楼梦大放厥辞,他心头一怒,便喝出这句话来。
% J3 w. Z. s: _) t9 p1 j9 X- e. N9 R' ^$ [
  正好此时,范氏三人已经吃完了饭,正在喝茶闲聊。听着这句话,范思辙一想到自己先前夸的海口,想到对方指责范闲,也是落了自己面子,不由大怒。他出身范氏大族,高贵无比,向来横行街里,哪里肯受这些酸腐秀才的闲气,一掀帘子,便蹿到了三楼的大厅之中。( S3 {5 }% H: u) ?& a
, B0 s4 u, {  |( R( L' s
  范闲心想自己初入京城,还是低调一些的好,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妹妹。范若若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微笑着摇摇头,示意范思辙应该不会太过分。: O  t% I" c6 n8 w  D

# z/ w. c" a" ~) G2 H  这一两年,范思辙的年纪渐渐大了,在范若若的耳提面命之下,也变得懂事了少许,在街上打砸抢的游戏基本绝迹,所以她才会如此放心。/ D- t. C9 _! w, @% V6 J1 p
0 r1 X8 [6 V! k
  范思辙冲入大厅,眼光极准地将贺宗纬从众人中挑了出来,一步三摇,走到那书生的面前,哼道:“刚才那句话是你说的?”: L# O0 t8 f& |' ^

3 q( n8 l3 L+ P  “是又如何?”贺宗纬肤色偏黑,面部轮廓突出,看上去有些丑陋。他看见里间有人冲了出来,就知道自己那句话得罪了某人,只是看着这权贵子弟的嚣张模样,热血一冲,冷冷说道:“小小年纪,说话如此没有教养,也不知道是哪家教出来的。”) c2 k, \) U; t1 v; P

8 I2 q/ J0 z9 ]/ v+ Z  这位贺才子虽然在京中交游颇广,但和年仅十二岁的范思辙却没有照过面,所以胆气很足。$ Z# R9 @* y0 y9 b  N$ M
, E0 N& ?7 n, t7 [/ c; K
  范思辙本只准备骂两句,听见“教养”二字,就想到母亲平日里对自己的责骂,大怒喝斥道:“你这家伙,又是谁家的泼货!”
. U7 A2 B* x! ]1 Z* d2 K- k  V9 E: @/ M9 T' s. y) d
  他此时早已忘了姐姐平日里的教诲,跳起来便往那人的脸上扇去。
, _; P/ R: S# k3 N4 Q1 S9 S3 x- k) i' n4 I) a1 S
  贺宗纬万万料不到在一石居如此清雅的地方,居然有人敢如此横行霸道,仓促间往后退了一半,躲过了这记耳光,头上的青巾却扯散了,模样看着有些狼狈。
9 v2 D% p' [1 j9 }- [, w  G! F5 v: W* d
  与贺宗纬同桌的都是些颇有声名的才子,更有一位尊贵人物,见此情形,不由大怒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放肆,你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 C9 l/ g. j- p: n7 P( C6 C
! @. @, T7 R* Y- c, M$ Z; w  “王法?”范思辙冷哼道:“小爷便是王法。”说完这句话,便捏着拳头锲而不舍地往贺宗纬身上砸去。
" z6 V! Y3 Z7 @9 r+ Y) Y
% t: Q2 \8 p  o/ v5 `  S) S6 [  忽然间,一只手从旁边伸了出来,握住了范思辙细细的手腕!
. C' o0 `" M5 `. w3 E- N4 D8 O4 {0 ~
  范思辙只觉得自己手腕间被一只烧红了的铁箍箍住,痛入骨髓,不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骂道:“还不来帮忙?”
# \& V! _# K; f2 l5 d
& e, u7 w- I4 V) t5 j1 l  j  他的护卫意欲上前助拳,不料却是人影一晃,胸腹处被印了两掌,惨然退了回去!$ m( {5 [# Y  i* Y; o- n1 w

5 B; J; {5 k. m4 v# D/ r  拧住范思辙手腕的,正是桌上那位面相阴沉之人的护卫,这名护卫面相寻常,双眼里却是精光敛中微露,显然是高手。
. W& g9 A$ X6 y' H) x& B
! _) v9 S2 H7 V  “将这小孩子扔开,别打扰了宗纬兄的雅兴。”面相阴沉之人吩咐道。
% L5 B) A9 Z8 m7 ^. N7 o
. f4 {. Q- }7 @: T. |4 M$ V; N  那名高手一振臂,范思辙便像只小鸡儿一样被扔了出去!
5 l9 f- R# j$ w$ T" C9 r5 x
9 o9 b( C2 |& T9 U  范闲本来以为范思辙顶多与人争吵几句,哪里知道转眼间,竟然事态严重到如此程度。但想到弟弟年幼却是霸道蛮横,虽然若若说最近已经有所收敛,但看刚才仍然摆脱不了小小纨绔气息,所以心想让他小小吃吃苦头也无所谓。
' q* ^3 i' [7 x7 |) ]# ^  o  _. C- t$ U4 w  B1 J
  但他断然料不到对方之中竟然有位高手,而且这位高手下手竟然如此狠辣,这一抛之中竟然隐藏着暗劲,如果不好,便是断骨吐血的下场——就算范思辙行迳再如何不堪,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用这种手段,也未免过份了些。
# E  C- o; q; C; x5 S5 d# ?) R% O$ h- K  q8 r. F  b  P
  不知如何,范闲已经来到了门外,手腕一抖,已经拎着了范思辙的衣领,然后整个人借势一转,右手顺时针一拧,让范思辙在自己的手下转起圈来。5 M, l$ t2 ?  w) p

  \" f* {: _( {4 A- q2 X& }1 H  一圈,两圈,三圈……范思辙的身体停止了转动,睁着一双余悸未消的大眼睛,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 G4 E9 i7 F5 ~8 W
( y5 @  [& \: u1 \# Q* l. X  范闲松开手,苦笑着将犹自头晕的思辙交给范若若,踏前一步,看着那位精光内敛的高手,柔声说道:“舍弟年幼冒犯,但阁下下此重手,未免也太过了些。”
  H" p5 I6 g/ j3 S9 u) ]" d- ?1 [; u$ _  O6 a! X2 j1 M5 R0 W# `  V$ |
  与那才子同桌的几人冷哼一声,不好如何说话,毕竟对方说的不错。只有那位面相阴沉的年轻人略带几分自矜地饮着酒,正眼都没有看范闲一下。
* ~2 k. G! U# Y$ N6 C
' o/ J+ S' W% L  b0 z3 A  而贺宗纬扶正头巾后,自觉狼狈不堪,再看面前这个年青人的漂亮容颜,却无来由地一阵愤怒,似乎觉得对方的微笑都十分可恶,恨恨道:“如此顽劣子弟,稍施薄惩,有何不可?”% D, g1 Q1 W3 q0 w# y% @3 a# O

$ U" j& t+ D; l% H7 g5 \4 X  范闲没有理他,只是温和笑着看着那位高手,然后往前踏了两步——那位精光内敛的高手先前看这位少年公子哥一手拧腕画圆消劲,不由感觉对方有些深不可测,微一皱眉,竟是示弱般地随着范闲向前的脚步,退后两步。
$ A% P! A0 q- D) z: q( a: ?9 l; k
* p0 e# G4 f9 O% ]; p$ p  二人两步一移,便把身后戴着满纱的范若若身形让了出来。
. d7 Q; T; ~5 `4 f* M$ l: ^+ I6 A, m* d
' t+ k8 i$ s, t* j; ?/ H! G  范若若在京中才名颇盛,楼中这些人早就耳闻大名,有几位还曾在郡王府诗会上远远见过,当中更有些高官子弟认识,众人一惊之下,隔着一段距离向她见礼。5 i# f& L# g# t: `2 S

: U  R/ R6 @& G0 [7 ?3 d  与范闲对峙的那桌人,此时才知晓先前那个闹事孩童的身份,不免有些惴惴,而贺宗纬看见范若若后,却是神色微变,似乎想说些什么。$ @/ |/ z6 B; G0 \$ g) u

3 ~; p, R& E& h! u) d( I  
9 N6 c% r5 N4 I) p8 U
% q' B! c/ S$ [8 Y  

  |     |   TOP

61楼
第十章 什么叫风骨?
+ J& d' R" t1 j) l9 w# B0 V  藤子京从楼下赶上来,看见这场景,眉头微皱,凑到范闲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范闲这才知道,对方是礼部尚书郭攸之的独子,如今的宫中编撰,薄有才名的郭保坤。3 f2 N' d* M2 `4 W

- J" k8 U6 T; B  面相阴沉的年轻人看见范若若后,眼神里露出一股极令范闲厌恶的神情,说道:“我道是谁家子弟如此霸道,原来却是司南伯家的子女。”
' H( c/ l; C' `+ s& Y; g0 G- ~. v7 n9 g; m  X' L
  司南伯范建向受圣眷,但毕竟官职只是个侍郎衔,正四品而已。而且一般的官宦子弟,也根本不知道范家在隐秘处的实力。) f( N% w' d% I0 ^
% R# g  r0 n$ K
  范闲本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是范思辙先动的手,而且不管怎么说,对方最开始说话的那位似乎是红楼的“粉丝”——但他听见这种不咸不淡的撩拨话,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8 c3 ^+ S2 W, R' T5 h0 W- N" O+ x3 j2 B/ J0 T7 n
  这位郭保坤父亲官位极高,自己又是宫中编撰,与太子交好,所以养成了个狂妄目中无人的性子,一瞧见传闻中冷淡如霜的范若若,便有些邪火,冷笑道:“真是可笑,区区范府中人,就敢以权势压人,真是有辱斯文。”- g, Z2 }9 ?4 K+ `; k- K

7 V  ?( p# d0 R  ^9 T3 f  他向以文人自号,刷的一声打开手中折扇,倒有几分潇洒利落劲。- z9 {$ w; S7 q  c) q
8 s; X! i! G) w0 f. p* L
  旁边的那几位文士正自惴然,想到得罪了司南伯,不知如何处理,此时一听郭保坤如此说法,赶紧纷纷附和,抢先给对方扣好一个仗势欺人的帽子,全然不觉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
/ u5 d0 e$ q) s# c$ L# b' R* p! U
- L7 D* ]. `0 i8 L4 D  只有引发事端的贺宗纬反而变得沉默了起来。
9 _( D# u( {' h) }- E5 [! \6 s1 Y: d  W7 f
  “斯文?”见对方竟是言语逼人,毫无休事宁人的兆头,范闲听见这二字,回话中终于忍不住带着几丝嘲弄之意。“读书人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看你们这些所谓才子,大白天的不在学院读书,却跑到这一石居来饮酒作乐,志在何处?斯文又在何处?”
& ?8 }6 ?% g: E/ [% d. x& s4 D9 t) Y
  这桌人除了郭保坤外,其余都是大有才名的书生,一听这话面上勃然变色。
7 {6 i" J$ _. T- L) M; ?7 s& g0 y% w& _) c, r& \8 p2 w
  有书生喝斥道:“休想仗着你范家权势,便如此言语放肆!”
; q$ i# x- W! ?2 R, n. X  A  P+ E# B$ X0 o2 }3 @) S: z3 M
  范闲微微皱眉,本来还觉得己方并不如何理直气壮,但看见这些书生嘴脸,不由一阵反感,说道:“诸位说范家以权欺人,在下不敢自辩。倒是诸位自己坐在这桌上,与当朝尚书之子把酒言欢,倒真是不惧权势,清高自矜,实在佩服佩服。”
# q, p9 E3 a; k- S0 R* _+ z3 L9 Z5 _0 D" q
  这温柔话语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楼中众人一时安静了下来,与郭保坤坐在一桌那几人大怒,正准备辩驳一二,郭保坤更是将扇子摇了两摇,准备开口教训一下这个年轻人。
. f( _0 Y$ M# {, @: a0 |
  p( a. p/ w3 x  但范闲的性子其实有些古怪,他表面温和,但是一旦不高兴之后,也很喜欢让别人不高兴,而且不喜欢给对方还手或是还嘴的余地,务求一击中的。. t8 z7 U4 t* J9 B* p2 d3 B
, A- m; M) ~* I9 s& d$ J3 N
  所以他根本不等这位尚书之子开口,就指着郭保坤手上的扇子微笑说道:“初来京都,见诸贤终日玩乐,瘦成皮包骨头,还要拿把扇子扇风,难道就是所谓风骨?那这种风骨,在下是万万不敢学的。”
) l0 @+ Y% U5 A: I* U+ I0 Y4 S' C4 q2 Y9 k
  郭保坤出入皇城,与太子相交,哪里受过这等闲气,怒极气极,将手中的扇子收了回去,狠狠地敲在桌子上,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 b( ]* S+ N' a. b, e6 \. p4 L* @1 P1 X# N) O
  庆国国朝武治之后,尤重文风,年轻士子遍布京都上下,这一石居酒楼上,少说也有七八成的读书人,这读书人……哪个没有拿扇子的“恶癖”?9 S' p: [* D' _1 h

% g  K- `' \' {# K# R' \  此时听着范闲夹枪夹棒关于风骨说了一番话,不止贺宗纬那桌人齐齐勃然大怒,就连三楼中其余的人也站了起来。- w3 i# y+ }/ k1 q' [# H1 ]

3 ]4 X" e+ t* b$ W2 b" i( a  范闲其实只是一向对所谓才子很不感冒,偶有所感,加上他二世为人,行事自然洒脱无拘一些,所以脱口而出。但此时见酒楼之中气氛异常,他才明白自己似乎犯了众怒,却也没有什么好害怕,微微一笑,四处抱拳一礼。5 d2 O* k2 g( ?5 [/ K* F

9 I( [$ w9 p- t, p5 ~6 f: ~2 j( W  不知为何,看见这个年轻人满脸灿烂阳光般的微笑,本来有些气的士子们,觉得气就消了一大半。/ {% A, O. j9 X9 ^* S

" H+ u/ T$ I) Z* |  可是郭保坤的气没有消,咬牙切齿地将扇子往桌上一扔,发出了动手的信号。" L3 v( g( `3 o& Q/ ?3 L( w

1 b- O7 H6 y9 t( E) i  ————————————————————————+ w: n; x5 T- W
8 E/ O6 Z2 M# R* h' l$ \0 p
  文人相轻不过是嘴上功夫,而这对峙的两边却恰恰都是高官大族子弟,所以便有些危险的气氛开始在空气中飘浮。
  `8 [8 l8 d6 I8 c9 p4 _4 E
7 t" r& Z6 h/ g$ {# [  藤子京冷冷地盯着郭家的那位护卫高手,随时准备出手护主。, s$ ]( o% @5 n* z* Z$ r- ^

1 }6 J1 D' M( b0 R9 i7 l6 Z& p  啪啪两声响,两个人影重叠在了一处!拳风四起,惹得楼中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士子们惊呼了起来。
. M2 |9 I3 o: O3 n
( l- t/ n- W: `2 j" C  京都豪贵争斗,向来是下人护卫出死命,主子在一旁看热闹的无聊游戏,极少有人会将火烧到自己身上来的。; h6 E4 L- G6 k, M9 }$ w

! x& |$ K- r: Z6 B! t: Y* o  但范闲却和那些权贵子弟很不一样,当藤子京与郭家的高手护卫拼在一处后,他悄无声息地遁身而前,于漫天雨点般的招式之中,寻到了一纵即逝的某个空白处,直直一拳头伸了过去。5 s, w: @7 c. z3 s! d+ R* p% @

- y" y- N! s7 l2 }' W1 {  啪一声脆响后,本来众人意料当中的惨烈厮杀到此嘎然而止。
7 E$ B" _# a: q3 g& x9 l9 D9 @5 o2 r
  范闲收回自己的右手,笑眯眯地站在了原处,就像是没有动过一样。* [$ n+ u( V9 n' p2 h7 P

' T, a6 D5 o6 w- p- W! I  郭家的高手已经蹲到了地上,鼻梁已经被那一拳打断,鲜血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