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时空论坛 手机版 | IP代理 | IP小秘书 | 捐助本站
发新话题
打印

薄情女传奇(戏剧)

薄情女传奇(戏剧)

  出场人物
3 r) u/ a2 u7 C# R. z  陈家生:富家子弟/ ~* v- M8 `4 b; r" Q
  张薇星:陈的表弟% f0 K2 F; @( y* s5 }* r: ?
  陈府管家:50余岁的老人  L1 T: r/ O+ X1 p2 N- |/ z
  柳薇! l+ Q% f' u% X, G& P( F
  梅香:柳的丫鬟7 u/ n( h7 v' v+ i
                                               第一折0 n  [4 _$ _) A0 _
   (背景:陈府中。陈家生与张薇星坐。)
% q6 `; }& E! ~3 ~[陈](站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幽幽,独怆然而泣下!5 J' h# `, O  M4 n' p; \
[张]兄长为何突然想起陈伯玉的诗句来了?6 M/ R% s/ q1 H8 C9 ~
[陈]人生天地间,我就好比是漂泊在漫漫大海 的一只小舟,微末的不足道也!那凶恶的巨浪啊,正伺机将我覆灭!清晨的露珠绮丽而又晶莹,却也转瞬即逝,无影不踪。5 }1 l: v/ k/ F6 t9 c; C0 F
[张]兄长似乎在哀叹人世的无常。
: U, N5 I8 \6 z$ [% J3 r[陈]人非金石,何能永寿?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近曰宙,面对这浩浩漠漠的宇宙,我怎能不悲伤于自己的渺小?每个更深人静的夜晚,我仰望星空,心中都觉得无比凄凉。无母何依,无父何怙?人是孤独的寂寞的悲哀的虚无的,而这种孤独寂寞悲哀虚无,只有那些失去双亲的人才能真切体会到。
2 ^0 e* Z$ K0 T5 H6 m  T3 T[张]自从舅舅舅母相继仙逝后,兄长就变的精神恍惚,愁苦不堪,让外人见了都觉得伤心。与其这样,兄长为何不打开废置已久的经书,再次聆听圣哲的教诲,将来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岂不很好?) `$ x2 R' s$ I6 N- k
[陈]经书?任凭他怎样深奥广博的经书,对我又有什么用呢?
0 G/ H) y5 Y, P, j1 T[张]兄长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请个大夫看看?
/ k6 e# C# ^$ ?[陈]躯体上疾病,大夫开的出药方,而心灵上的创伤是任何灵丹妙药都望尘莫及的!
4 Z# @/ A. o; R2 ^6 ]$ Q( {3 L(管家上。)
7 @# s3 o* ~" V* _/ V2 i[陈]阿伯,有什么事?
2 u5 Q6 j$ g! e+ V8 @" A7 p[管家] 外面有一个姓柳的姑娘要见少爷。
7 |+ @  M  Q, K% _0 I[陈]姓柳的?(犹豫)请她进来吧。
! |9 R% x4 j, r- P/ z& Q[管家]是(下)
( a7 y8 E" T% Y% M  `[张]我回避一下。6 i& ~/ K# Y( s1 E" ]1 H2 r6 G
[陈]那倒不必。我不认识什么姓柳的姑娘,你是知道的,对于陌生人我向来就穷于应对。; Q$ D7 @4 p' @, g
[张]好吧,那我也就认识认识这位姓柳的姑娘。1 s! Q8 R% w& p- C+ t
(柳薇上)
; h/ f8 ^: ?' s# B+ [) C(柳)爹爹卧病在床,家中捉襟见肘,听说清河镇的陈府一家好善乐施,扶贫济困,所以不远千里前来拜见,希望能够讨得一些银子,给爹爹治病。' n5 i6 D7 D- N" X3 Z! A! `- h% d
(柳)(见二人,由于二人分主客落座,所以柳一眼就认出陈家生)陈公子,小 女子在这里有礼了。$ H$ k1 i8 v  w* R; A, P$ {
(陈)嗯,什么事?
# K. L" q: L& {) B7 T(柳)家父一月前突患重病,卧床不起,家中钱财早已罄尽。正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想到陈府一家扶贫救危,菩萨心肠,所以特来求助。8 W* @- Z" o$ R7 q! F
(张)你是什么地方人?
1 ~- l0 w! K6 ?. C0 {0 i& i! Y% }(柳)我是清河镇的。( x, f, s) x8 p! D- n; g6 s
(张)清河镇?那可距离此地不近哪。你姓柳,柳如是是你什么人?
$ }+ q1 R# x: u+ v( N(柳)正是家父。(转向陈)还请公子慷慨大义,借些银两与家父治病。
/ J( O& r. T$ G& r' b(陈)这个…这个…
8 p5 E" `( ^0 F# ~(柳)(见陈犹豫,跪下)家父年老体弱,自从这次患病以来已有十多日未吃药了。公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女子无德无才,愿卖身救父,一生一世伺候公子,还望公子成全。
2 Q8 z1 K/ k$ Q0 h$ O: c(张)姑娘所为真是令人感动,失敬!失敬!7 r2 K: H. i3 j) G3 q: v
(陈)姑娘快起,不是我不愿帮你。只因府中钱财俱由姑姑看管(指张)也就是我这位表弟的母亲,可前几天姑姑下乡消暑了,所以才这般为难。不过既然令尊大人病情严重,我这里有三百两银子,是姑姑留给我零花的,我现在用不着,你就先拿去吧。& h4 o0 G8 Q* S* D
(柳)(接过银票)多谢公子,多谢公子,三百两银子日后定当奉还。(起身)告辞了。* r: e7 [% c' K) v5 k
(张)等等!既然是卖身救父,那银子就不必还了。不过卖身契呢?
$ D% L6 }, B7 C8 O+ H1 Z(柳)这个…我一时心急丢在家里了。% ^: m) g. n- r: [
(张)没关系。那就现拟一份吧!
/ \1 r9 ^, I" z* w* Y- d2 a; e, r! Y(柳)哎,你这个人好没意思!主人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向陈)陈公子,契约我明日定当送上。
' F1 r+ c) i2 s+ E; |(陈)嗯…
: \& }' y9 `2 O1 P(柳)打扰了。(下)3 L, q4 w4 ?' @( y  O2 R0 X
(张)拿到钱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眼珠子骨碌碌直转,真是让人心疑。+ z9 V8 |. l. F0 i# L
(陈)你柔软跳动的嘴唇吐出的是百灵鸟般的美妙的音乐。你娇媚的笑容,花儿见了,躲进绿叶;月儿见了,避入浮云;天空飞翔的鸟儿见了,更往高处飞;水中游泳的鱼儿见了,更往深处游。你的出现,让世间一切自以为美的东西都自愧不如叹息不已。
0 \% A! n/ G  g3 u$ M6 d7 V* ^2 \(张)这是怎么回事?' W. n" j' X9 J4 `! U
(陈)这就是爱情吗?为何这般的突然,这般的甜蜜,我顿时遗忘了痛苦,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啊,你是璀璨的明星,照亮了漆黑的夜晚,你给夜行者带来了怎样的鼓舞啊,恐怕你自己还都不知晓。) B! _9 E9 v; S  |9 ^) W: t4 n/ w
(张)傻子都能看得出你喜欢上人家啦。唉,无可奈何。
! @1 A# p8 o; ~3 L/ F8 M/ O                                                      第二折) h* W. f2 Q9 J
    (背景:陈府中,陈家生一人坐立不安)
0 Z: t% y6 v" v2 p) J# S(陈)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怪不得古人要说愿作爱人倚躺的铺席,束身的腰带,足登的罗袜,原来是可以时时刻刻地陪伴在你的身旁啊。爱情的相思是甜蜜的,是凄苦的,夜里我推开房门,听着花开花落的声音,以为是爱人睡梦里呼吸,轻轻的,不敢打扰。3 V4 C( d0 t7 {9 ~  Q  N! M
(管家上)
) Z8 b/ W& z' @(管家)少爷,上次那个柳姑娘又来了。- Y4 P* y, u% c2 d1 G" @- I
(陈)快快有请。
/ K( Z: P# R  s9 x: Z, [+ \! T7 ~: T1 d(管家下,柳薇上)8 V" {; F1 {: N: B  ]/ Q
(柳)距离上次来陈府已有半个月了。皇天保佑爹爹终于康复了。爹爹问我钱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从陈府借的,他一听非逼着我把娘的遗物当了,凑了一百两银子,还要我亲自送来道谢,真是的!道谢是没问题,可我是答应过人家卖身救父的呀!唉,麻烦!不过,幸好没有契约。否则,那可就惨了!
! Q% r0 Q* O) [9 _(柳薇)(见陈)公子!公子!
3 Z+ I  G  S+ G! ]; @; y(陈)(不知所措)嗯,你好。! {8 Y# Z- ?. ~
(柳)哎哟,公子,你瘦了。最近是不是有谁招你不高兴啦?
7 T% J) n: \# S& Z9 s(陈)(狼狈)不是……
% h/ L" g' p4 F4 u9 e(柳)陈公子,这里是一百两银子,请你收下,剩下的二百两以后再还上。. {" H4 z! v2 t
(陈)令尊大人现在如何?! b. z) j, N& [& Z8 ]
(柳)(抓起桌上的一碗茶,一饮而尽,用手扇风)好热啊,托你的洪福,已经基本上没大碍了。
/ [2 h( d% B5 u( n1 }. R- d(陈)噢……(突然想起)这钱你还是先拿回去用吧,令尊大人身体刚刚康复,需要补养补养。2 P  n+ q5 J7 [: i2 P# [! q
(柳)(手一摆)别!听你这口气,这钱是不要我们还了?
9 r4 M% G$ h: u' Y7 ?& i$ f, U4 s(陈)对!/ e2 e2 [3 m& S8 S( o+ C, L' `
(柳)万万不可,你我素昧平生,凭什么接受你的恩惠呀?该不是你心里揣着什么不良动机吧?
/ r, f) s8 ]+ s( w8 ^(陈)(一怔)没有,没有……' x& t1 B( U9 T) b
(柳)没有就好,这一百两你先收下,剩下的我会尽快还上的,告辞了。
: X) G! o8 p, j& L0 c/ e(陈)等等!1 F: J; i' y% P5 j3 Z/ N
(柳)怎么,还有什么事?) G* z1 ?) S7 p/ f" S
(陈)这个……上次……上次你说……你说卖……卖……卖……
" `8 N+ B0 S& A5 L(柳)卖身救父?
5 \; C0 E4 U9 o  ~(陈)对!9 u* A, G* e2 n# ^) Y$ g% E% b
(柳)(仰面向天)哎呀呀,青天白日的……你有什么凭证吗,像契约之类的?% F/ i* V$ y/ s; t% t$ W1 j
(陈)……
( X+ h; U& [$ M& [$ W+ @  K" i(柳)没有?那你就想逼良为娼喽?我知道你们陈家有势力,连县老爷都得让三分,可你也别忘了,国家是有王法的。你想胡来。那可不行,看你这人挺老实的的,没想到心里这么肮脏!对不起,打扰了。(下)
4 B; g7 Y, \( b9 t6 x* j: @    (陈瘫坐在椅子上,捂住脸,张薇星上)3 m; }; `, O+ n6 A1 O
(张)兄长,你怎么了?
7 \; n+ q: k6 ^(陈)你来了。
+ O# l, d2 x. n  O7 v) ~4 c(张)不对啊,不过才半个月,怎么就这么憔悴呢?
& W6 y! ]5 D. k9 X/ O(陈)没事。1 ^& d  R; p' W: P& w
(张)对了,刚才在门口碰到上次那个柳姑娘了,怎么,她已经搬过来了?
3 T' q4 a- O/ F3 J+ f(陈)发炎的伤口被再次揭起时,其疼痛何止增加百倍?' W$ t. ?5 Z+ E1 o
(张)什么, 她翻悔?那卖身契呢?没有?好一个骗子!1 o3 Z2 S; ?. P7 L
(陈)(端起茶,见是空的(刚才柳薇已将之饮尽),颓然放下)我不想说话,我惧怕思考,我将永远于黑暗处折磨自己的灵魂。
( _! W* \6 @3 H1 P(张)不行,不行,太可气了!
8 \4 r# T, R* L! [(陈)微风过处,是一池皱褶的水面,爱情过处,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i8 S$ O2 r: a+ D2 D
(张)兄长不必太过伤心,既然如此我到有个办法。
9 V" f7 l% z& \0 u, n$ ~* L& q(张)……5 v  ^. z: V2 a! h* `
(张)我们名正言顺的将她娶过来作为兄长你的妻子,到那时候,兄长想怎么出气,那还不是随你的意愿吗?" d! w6 K: h0 k' y" O) f/ R
(陈)怎么可能……, w$ D" X( t* z! o7 z/ V5 O
(张)兄长有所不知,那个柳如是也就是她的父亲,我是认识的,他原先还跟舅舅一起做过官的呢。6 v1 \5 ~9 ]( J
(陈)我怎么不知道?
. H( t. O4 d2 h1 n" [" Q! `(张)舅舅丧事上,他还来吊唁的呢。
: N( v  W2 g( d, R* R(陈)我没有注意。
. s6 J; P- }. v) S# b(张)兄长文思敏捷,才华出众,而且舅舅为官清正,深得百姓爱戴,以这样得条件去提亲,我想那柳如是不会拒绝的。至于“卖身救父”的事,我估计那丫头根本就没跟他爹说,所以我们干脆来他个“佯装不知”。
1 o6 @" V' R3 B! {8 u) ?* w(陈)话虽这么说,可柳姑娘不会答应的。
$ ?' ?- n; i) K1 f" O7 Y(张)此言差异,女子出嫁,哪一个不是父母做主,她们懂得什么!花轿抬到家门都未必知道新郎是谁!% [( C6 B' N: L* g' z. \
(陈)鬼迷心窍,罪恶重重,是什么让我变得如此自私,盲目,残忍?爱情啊,爱情,为了今生得到你,我已顾不得来生的永劫!8 ?$ ^+ w0 m3 I" q
                                                              ) S4 i% H: x& a* H. Y- M4 {
                                                   第三折/ [3 {; D" m% a0 u: m) J5 n5 J
     (背景:月夜,柳薇和梅香在院子中)
3 W& y! E7 u0 I5 {& |" N(柳)美好的事物总有她走到尽头的一日,月亮,月亮,真羡慕你,千万年来都能够纯洁如一!
# m/ b7 M5 D/ b; e2 u7 d(梅香)小姐,你明天就要嫁人了,听说姑爷是个很不错的人,你有什么好伤心的?
9 U7 P! p7 J* `6 q# y- k(柳)人的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是在她青春年少的时候,自由不羁,逍遥浪漫,而婚姻却是这一切的终点,坟墓。
$ F# K+ k9 I8 h6 @5 M0 f(梅)嫁个男人有何不好,晚上可以搂着睡觉,再也不怕梦见鬼了。
  |. m% K, |) L5 E1 t2 `# B) n! J(柳)鬼,恐怖你一时,而男人却拘伴你一世!: v3 Y7 }9 O8 o* e
(梅)等小姐长大了,就知道男人的好处了。5 s7 i3 I- W( G, k* M, `7 U7 l+ |, G
(柳)去你的,好像你比我大多少似的。
+ u3 Z3 R. N; K/ a0 O1 B3 n: z(梅)既然小姐不愿嫁人,何不对老爷直说,让他取消婚姻。
6 r2 R% n; S, V* `8 `  Q(柳)(笑)看你说的。: G3 @' M: |6 m. @  R2 J8 z
(梅)怎么,我说的不对吗?7 O* ^* }7 }5 H( r( z. c8 O
(柳)行了,行了,不说了,徒增伤心而已。8 W  p" }7 u) v' l

1 v- H. Z% M; Y+ A9 n$ J/ x. q; O$ f                                               第四折6 w& a# q" s( i" e6 W
    (背景:洞房,柳薇一人身着新衣坐在床沿上,不停的将头上的喜帕摘下又盖   上,盖上又摘下,焦急的望着门口); j$ C2 \$ G6 o/ h  y) Z6 U7 [9 O3 X
(柳)糟了,糟了,我说路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是陈府,倘若是别人还好,如果是那个陈公子,我肯定死定了。刚才叫梅香去打听了,0 `0 I+ F2 }- r. }) f
     但到现在还不见回来,真是急死人了。(梅香上)
2 f9 U) g; b% e: L; }2 D1 p(梅)小姐,小姐。
( d: ~. _% o1 T; T% Q' U5 |' l: I9 G(柳)怎么样了,打听到了吗?
' I; J3 t1 a  v(梅)打听到了,正是陈少爷。; V8 V4 f7 p9 H/ G
(柳)啊?天哪,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哭泣)2 ~" \- j& k' ?/ t9 N( J' h
(梅)小姐不必担心,刚才我向府上的人打听过了,这个陈公子性情很温和的,从来没打骂过下人。而且我还听他们说老爷跟陈公子的父亲同台为过官呢!我想他不会再追究那件事了。
1 [* l+ L3 w% A2 p* f6 N+ C, Y(柳)什么,爹爹他……
# b5 t, W& _2 A! g' Z(梅)老爷的性情,小姐还不知道的吗?即使穷死病死,也不会向什么人低头乞怜,所以即使有陈府这样的好关系,老爷也不主动提出求助。
7 |. c# Y# B/ y9 P% p( k  l" I(柳)哎呀,都怪我耍什么小聪明,这可怎么办呢?(又哭)
- H. O8 p5 j- k1 ^(梅)小姐你不要想的那么糟。
& l! {  t- A7 [- `6 T$ B(柳)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哭)9 S1 p1 \' ?' r: [! H7 Q$ B9 _0 m) @
      (脚步声)' E4 y+ t3 j8 R0 a* T% U4 y
(梅)他来了。
9 N8 N* U7 q9 y% \+ t* F* [, R(柳)(慌)怎么办?(情急之下,将喜帕扔给梅香,自己钻进床底)! y, \9 ~% E( k& ]
(梅)(拉住柳)不行啊,不行啊!
" n' K2 s& r$ B5 p! r      (陈家生上)$ d7 d4 n" {5 }& ?) L! m' D
(梅)(放开柳,将喜帕顶在头上,端坐在床沿上)叫我装新娘子,起码也把衣服换一下啊!
: C% L' j, S2 g( q(陈)夜阑人静,客人都已散去了,(踉跄)今日高兴,不禁多饮了几杯,只是这满身的酒味,新娘子闻了肯定不高兴,唉,心中着实后悔。& U  {; ?# Y1 X5 H% y- W
(陈)(行至“新娘子”面前,跪下来,握住对方的手)我甚至不敢轻易睁开自己的眼睛,(缓缓揭去喜帕,一见不是柳薇,惊诧)什么?你是谁?
0 N& ^* D) B( M(梅)我是你的新娘子呀!5 f5 E3 g, c2 {
(陈)不对,不对,小姐呢?柳小姐呢?, |7 q/ S/ N9 l0 x1 B, p8 x) _
(梅)柳小姐?什么柳小姐?原来你心中早已另有她人了。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何向我爹提亲呢?天哪!古往今来,受伤的为什么总是我们女人呢?
. c# Z+ b7 ?' C) }' J% V6 u* ]. T(陈)多情总被无情恼……快乐是暂时的,痛苦是永恒的……可怜的人啊,连梦都不让你做的久些,阴谋伎俩没有得逞,却将自己推向更深的深渊(落泪)。& B0 e! o- |$ M, I
(梅)既然公子这么在乎小姐……
3 e2 B, d# h3 c+ S" u(陈)清泉在岩石上流淌,月光在篝火上荡漾,娇艳欲滴的花朵躲避蜜蜂的亲吻,暴风雨将她打落,化作泥土。阴暗潮湿的墓穴,蟒蛇和蚊虫在蠢动,屋檐下滴落的水滴好澄澈好冰冷……纯洁的美,不可挨近,强为之者,黑暗……黑暗……(昏欮)4 q; V6 z5 Y7 N6 g- x+ [# y' h
(梅)(抱住陈)公子,公子,你醒醒。
1 m5 J/ x2 F# {4 F  Q(柳)(从床底爬出,亦抱住陈,大声疾呼)快来人哪,快来人哪……) X% |+ ^! ]! U9 d: \* C
                                                                          -完-

  |     |   TOP

楼主
好贴

  |     |   TOP

沙发
晕。。是不是看他文字发得多就加精了呀
出售手机上网卡CMWAP不限量不限漫游
GPRS WAP的VPN包月服务
需要的联系QQ97216256

  |     |   TOP

板凳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   TOP

4楼
还不错~
& l- k- y) y2 I+ b就是看剧本感觉累啊······

  |     |   TOP

5楼
不如把剧本换成影片直接

没有谁瞧不起你,因为别人根本就没有瞧你,大家都很忙的。

  |     |   TOP

6楼
一个男人的悲怆和无奈

  |     |   TOP

7楼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