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下载 | 纯真证券 | 贴图助手 | IP代理 | IP小秘书
发新话题
打印

一只小花猫(小小说)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一只小花猫(小小说)

一只小花猫(小小说)1 {) Z: p0 R' x; X3 F, `
                                                                  
7 i( D+ T, ]" M/ I    蕙和老公涛商议两口儿开一家小餐馆,让老公当老板,她去省城学习烹饪回来掌勺。小两口商议好了,蕙去省城学习半年后回来了。蕙走进屋里一眼就瞧见一只很漂亮的小花猫从床下走出来,“喵儿喵儿”叫着跃上床头。蕙从小就特喜欢猫咪,长成了大姑娘仍搂着猫咪睡觉。在省城学习时她给涛打来电话,要涛无论如何弄一只猫咪养。涛真的照办了,而且这只小花猫确实很惹人喜欢,蕙就高兴地将小花猫抱进怀中。蕙用手轻轻地摩挲着小花猫光滑如缎的绒毛,心里很快活。然而那猫咪对蕙的亲情却表现出一种惶恐和不安,奋力挣扎想从蕙的怀中逃出。蕙哪里肯依,便将猫咪抱得更紧了。也许是蕙用力大了些使猫咪受了委屈,“嗷”地一声尖叫伸出利爪将蕙细嫩的手背抓伤,鲜红的血珠立刻流了下来。蕙“哎哟”一声疼得直皱眉,一双秀目瞪得圆圆的望着逃到床下的猫咪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 a' u% P; G9 h' n( V$ R% }
    站在一旁的涛心疼地将蕙被猫咪抓伤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吻得他的嘴唇鲜艳艳的,涂了口红似的。蕙便望着涛咯咯地笑。
# V1 s4 R+ C* X5 u4 a7 X. u/ B    这时候门玲突然响了起来,涛急忙松开蕙的手,用手绢将红红的嘴唇擦了擦,然后便去开门。
" n+ t4 Q" \$ f' K6 y3 r    进来的是一位姑娘,姑娘叫玲,是涛读高中时的同学。玲走进屋里便和蕙拥抱在一起:“蕙,什么时候回来的?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把涛给忘了呢!”/ b3 W' s5 a! E, P, F2 m; I  S
    蕙笑笑说:“忘了他也忘不了你呀!”1 i+ A/ i- h0 H4 A) b) c
    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然后便相拥着坐在沙发上。: Z* p8 I+ B6 \2 ?6 ^0 D/ ^2 q4 w
    小花猫从床下走出来,“喵儿——喵儿——”叫了几声便跃到玲的怀中,伸出红红的舌头很亲昵地舔玲的手,舔了一阵后便很乖地卧在玲的怀中,很幸福的样子。
5 c9 l. u' @0 Y) z% N    蕙眉头皱了一下,脸色涨得红红的,闭上两眼仰靠在沙发上,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玲放下小花猫,对蕙说:“累了吧?坐了一天车实在折腾人,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走了,明天再来……”玲说完便起身告辞了。
- U: {" o% f5 g  o    送走玲后,涛对蕙说:“是不是很饿了?吃点儿东西吧。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做……”
8 V5 X. U& y: f1 e3 [# k; v3 `    蕙摇摇头说:“不饿。”
* Q/ K8 p+ }: E/ d3 _    涛说:“要不就先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 S  D% s4 U7 ?# m, r    蕙一脸漠然地说:“有事你就去吧,我这儿不用你管了。”5 J- C) Z# |0 b( n; t1 W
    涛一愣,觉得蕙的话有点儿不对头。涛便坐在蕙的身边将蕙揽住,小心翼翼地说:“梅,你怎么啦?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 A# |) F3 `1 k1 J* e# d3 n    蕙把脸扭向一边:“松开我,我要休息!”
" Q$ _7 C5 a+ H- M! D$ `9 [8 D    “不!”涛把蕙搂得更紧了,“蕙,你一定有什么事,有什么事你应该对我说,你不应该这样……”0 J# c$ K" e$ A: }1 W& Q/ [
    蕙猛地将涛推开:“说什么呀!小花猫都‘说’了,装什么糊涂!”
' ~* n7 Y* D% {+ n9 G' Y% _    涛如坠五里雾中,两眼惊愕地望着面带愠怒的蕙说:“蕙,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不说我也不明白呀……”
- v2 L9 i. q. ~# ^, N0 f    “怎么了?你看看吧!”蕙说着将手伸到涛的面前,手背上留着两条清晰的血痕。
4 [  f$ I+ [+ ~0 F+ e+ F    “啊,该死的猫咪,太不懂事了!”涛抚着蕙的手背说,“都是你来电话叫我弄只猫咪养,这小畜牲这么可恶,干脆,我马上把它送回去!”/ b4 R/ f* \3 A. a7 ]) ?
    “送回去?送哪儿去?”7 A* w- b+ g6 G2 K; f
    涛说:“你来电话叫我弄只猫咪,可是叫我给忘记了,到你结业要回来时我才猛然想起来。我怕你回来生我的气,就临时借了一只……”
! a2 g3 a7 J9 ~  q+ O6 Y: @% R    蕙说:“从哪儿借来的?”
5 W* [, N) j7 `4 ?( r, M    涛说:“从玲那里。”
( N! T) P# G8 ^& X+ }蕙猛然吃了一惊,然后扑哧笑了:“那,别送去了,咱们先养着吧……”蕙一边说着两眼定定地望着涛,觉得涛真有点儿傻气,但傻得好可爱。蕙也暗暗地笑自己,笑自己太女人,女人的心眼儿就是窄……

+ C, k  @" R! P3 ]: v; [+ r$ u' K  \; ^
[ 本帖最后由 杨友 于 2016-9-20 17:06 编辑 ]

  |     |   TOP

楼主
发新话题